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总裁攻略:高冷男神拐回家

时间:2019-06-24 20:33 作者:admin

总裁攻略:高冷男神拐回家

正文第6章老公天上来[更新时间]2019-06-0306:00:01[字数]2017“那你今天也直接让阿姨给你洗了不就行了?”孟雪满脱口而出。 听了她的话,沈非抱着胳膊靠在座椅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睡脏的床为什么要让阿姨洗?她每天工作都很辛苦了你还要去添乱?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孟秘书可听说过?”孟雪满:“……”对不起,我有罪,我现在就去洗。

她抱着床单从休息室出来经过沈非办公桌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他的声音,“不要机洗,洗仔细点,把你沾上去的口水洗干净。 ”孟雪满的脚步顿了顿,要不是她现在双手都抱着东西,她真想回头冲沈非竖一个中指。

或者把手上的东西砸到沈非的脸上也好。

“知道了!”孟雪满咬牙切齿的闷闷的声音听在沈非的耳朵里,让他无比愉悦,连中午没有休息好带来的倦意都被驱散了不少。

抱着床单被套之类的东西从总裁办公室里出去女人,公司里的人都见过。

保洁的孙阿姨嘛,根本就见怪不怪了。 可当这个人变成了孟雪满,就变成了一大新闻。

孟雪满抱着床单被套到了洗衣服的地方,发现这里不光有洗衣机还有烘干机,看起来还挺新,使用频率应该不高,那应该就是沈非的专属用品了。

孟雪满一边认命地洗着床单一边心里狠狠吐槽沈非,既然这里有洗衣机,那他到底是什么毛病非要手洗?此时的孟雪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公司的员工们重点讨论的对象,一直到她把洗好的东西全都放进烘干机里开始等着之后,谭雨琦找了过来。 孟雪满正给徐茶发消息吐槽她今天的遭遇呢,就看到谭雨琦有些匆忙地跑了进来。

“你怎么了?张巧又欺负你?”孟雪满把手机放回兜里问道。 谭雨琦的表情有些尴尬,她摇摇头,“不是的,是我听她们说你的事就过来问问……”“我的事?什么事?”孟雪满不解。 “就是,就是他们说,说你跟总裁,你们……要结婚了,是不是这样啊?”孟雪满:“啊?”人在家中坐,老公天上来?见孟雪满一脸的疑惑,谭雨琦松了一口气,把整件事解释清楚了。 原来孟雪满从总裁办公室抱着床单出去的时候被人看见了,而且她刚好中午睡了一觉,衣服看起来有些皱,再加上沈非也是一整个中午没有出去过,就有了他们在办公室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传闻。

再加上沈非以前别说是把秘书留在办公室一中午了,他以前连女秘书都没有过。

所以孟雪满今天下午这个可算是爆炸性的新闻,大家就免不了往各个奇怪的方向猜测,一传十十传百,这才有了他们要结婚这一说。

孟雪满不得不感叹,流言这种东西真的是太可怕了。 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沈非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刚冲好一杯咖啡坐在沙发边上准备休息一下。 见到孟雪满进来的时候只是抬了抬眼皮,就好像给她分一个眼神都很多余一样。

“有些事我觉得有必要一下。

”沈非瞥了一眼茶几的咖啡,又看向孟雪满,“怎么,难不成在我的日程安排上现在不允许喝咖啡?”“这倒不是,但是喝咖啡本来就对身体不好……”“有话说话。

”孟雪满没说完的话被沈非强行打断了,不过她也不介意,反正她要说的事也跟咖啡没多大关系。 主要是刚才跟谭雨琦说完之后,那个阴魂不散的张巧又来了,一天天这样没完没了地烦她,换做谁都头大。

但孟雪满不是来告状的。

弟弟行为。

“你觉得公司里的员工们关系怎么样?”沈非皱眉,“员工关系?”“就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同一个部门的两个人,关系很差的话,是不是会影响工作效率?”孟雪满解释道。

沈非皱眉看向孟雪满,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问道:“你被人欺负了?”孟雪满心里都要给沈非的脑回路点个赞了,就通过她这么几句话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下子想到这么多的?“这倒没有,我像是会被人欺负的人吗?”沈非想了想这段时间以来孟雪满都是怎么怼他的,严肃地点了点头,“不像。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但跟这个也有关系,就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员工被人欺负了,被欺负的那个名字我就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会认识。

另一个……好像也不能说,不然她又要烦我了。

”沈非凉凉地看着她。 那你来跟我这说什么呢?孟雪满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后来小声嘀咕的内容像个傻子,便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把她发现的公司里的不良风气以及可以改进的地方说了一下。

听完之后沈非沉默了片刻,孟雪满说的这些问题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注意过。

他招员工的条件就是人品过得去,能力也够的话就可以了,至于员工之间的关系,沈非没有也没想过要关心。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孟雪满道:“这种事情不是我认为是怎怎样就该怎样的,再说了,以你的处事方法肯定不会听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得自己去看才行。

”沈非再度沉默,她说得没错他处事向来严谨,做过的决定不管是大是小,大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而且因为他的成长环境以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导致他很难完全去相信一个人,也就更不会直接去采用别人的意见。 “我自己去看?”沈非问道:“直接看?”孟雪满笑道:“当然不会,但是可以通过别的方法来看到真实的结果。

公司每个办公室都有监控吧?”沈非懂了。

这天晚上沈非很少见地离了公司,第二天早上上班时间踩着点跟公司的员工们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里的人除了跟沈非打招呼以外,基本就没有任何说话声了,就好像这里的的人都不是他们朝夕相处的同事,而全都是陌生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