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墨染千秋恨墨君,,沈言 感受器官

时间:2019-07-13 21:36 作者:admin

墨染千秋恨墨君,,沈言 感受器官

《墨染千秋恨》主角墨君,,沈言,是东泽长宫主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墨君,,沈言小说讲述了一朝垂危,她牢牢记住那个救她的“太子”,倾尽心力扶持他上位。

数年沙场,她立下赫赫战功,几番差点身死人殁,昔年的皇子得到一切,她以为,终于可以守得云开见月明。 却被诬陷为通敌叛国,她受着邢,眼睁睁看着那人迎娶别的女子,一生魂葬河川。

归来的她,有修罗的黑暗,杀伐的决绝,她能成就那个人,也能彻底毁了他,她薄凉,她冷傲,她坐享荣华。

太子府的荣誉是她挣来,渣男能够三妻四妾,她也要三夫四面首,张贴招面首,招来一个绝世大帅哥。 美人儿宠她护她,杀得渣男贱女片甲不留,只是,他诡秘莫测的身世,又藏着怎样的秘密?精彩章节“哗啦!”门把锁被利刃破开,几个黑影闯了进来,迅速接近床边,挥剑就朝榻上刺来。

一剑刺空,来人不由得疑惑,就在此时,溟濛不清的夜色中,有什么向他们撒来,这些人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纷纷脑门疼眩,捂着头东倒西歪地哀叫着。

火光跳跃,照亮了整间屋子,沈言立在油灯旁,将火折子放下,“谁派你们来的?”这些人哪里肯说,看上去最清醒的那个人还向沈言扑过去,沈言拾起一柄剑,反手凌厉刺去,那人便倒地而亡。 碧霞也醒了过来,看到一屋子的男人和流血的尸体,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外头又是一阵肃杀的寒意,更多的脚步朝大殿飞快踏来,沈言心一紧,刚才她是取巧得胜,现在怕是难逃一劫了。 迷魂粉已经用光,她提着剑出了屋子,哪怕今夜注定会死,她也要再拉一两个人陪葬。

月光之下,她看到一个白衣身影,从院墙外踏着树梢而来,快如一道闪电,灵巧地落到向她袭来的十几人之中,手中的剑舞出无数剑花,伴随着无数声惨叫,那些人很快倒了一地。

白衣男子立在沈言面前,拱手,“太子妃可相安无事?”沈言打量着他,面容俊逸,称得上万里挑一的美男子,“还好,你是谁?”男子道,“在下谢雁初,正巧路过太子府,感到这里有情况,便来管一管闲事。

”沈言显然有些不相信,眉头微挑,正想说些什么,院落外有人疾步而来,谢雁初道,“为了避免引起什么误会,在下先行告辞。 ”掠身而起,消失在茫茫夜空。 楚翊率了一队护卫进入院子,正好看到沈言在擦拭剑上的血迹,而她的衣裳却是一滴血也没有染上,那些袭击朝鸾殿的人经脉尽断,血流了一地。 他的眼眸一下子变得晦暗莫测。

“太子来得真是时候,躺了这么多的人,我院子里的人一时半会也收拾不干净。 ”沈言像拉家常似地道。 楚翊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人虽不入流,可沈言已经失去了武功,凭她一己之力,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他们都收拾干尽。 “听到这里有动静,本宫便率了人来,太子妃没有事吧。 ”楚翊语气上听来是关切,可是眸底却是一派森黑。

沈言带着嘲讽看他,“看到我安然无恙,太子似乎有些失望呢。 ”楚翊眯了眯眼,“怎么,你以为这些人是本宫派来的?”沈言缓缓道,“楚翊,我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死不了,说明我的命硬,又岂是这些小喽啰奈何得了的,我劝你最好省省心,免得哪一天反噬到自己的身上。 ”楚翊面色冷沉,“你没有证据,无端出言污蔑本宫,也不怕本宫治你的罪?”沈言道,“应该被治罪的,是太子你吧,毕竟是太子没有做好防护,才让这些阿猫阿狗混进来,险些伤及太子妃的性命。 ”楚翊浑身气息一寒,“你虽然顶着太子妃的名分,可也只能与本宫做有名无实的夫妻,哪怕你坐上了这个位置,你在本宫心里仍然什么都不是,这便是本宫对你的惩罚。 ”沈言轻轻地笑了,“楚翊,你当真以为,我这辈子非你不可了?我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这太子府的荣耀,一大半是因为我,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 既然你怕我死皮赖脸地缠着你,不如我们现在来立一个规矩,你玩你的,我玩我的,互不干涉。 ”楚翊以为沈言是在开玩笑,他无法想象,这样的话会从一个曾经对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女子口中吐出来。

他盯着那张脸,却发现沈言脸上都是笃定,自从回来后,她对他便毫无一丝留恋之情。

忽然想到了什么,楚翊冷哼一声,“你不要以为这种欲擒故纵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对本宫有用,你会失望的。

”沈言嘴角抽了抽,她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失望就免了,太子和侧妃最相配,我怎么好来打搅呢?再说太子也不对我的胃口啊。

”楚翊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面色沉晦,“把这些人都关到地牢里,务必拷问出真相。

”说罢大步离去。

他再在这里多逗留一些时候,只怕会忍不住把沈言杀死。

那些人都被拖走了,沈言院子里的人都行动起来,清理血迹。 沈言负手立在月华下,微风拂过面颊,带着些许的凉意,她知道这件事会不了了之,太子府守卫森严,一般人很难进得来,不是楚翊派人来暗杀她还能是谁?她的清眸愈发地冰冷。

要在这太子府中活下来,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刚才出现的那个人,他说他叫谢雁初,沈言想起那一日在河中的情形,微微一红。

楚翊怒气冲冲地进入房间,沈巧儿支起身子,“太子……发生什么事了吗?”楚翊不打算告诉她,他派了人去暗杀沈言,这样血腥的事情,纯善柔弱的沈巧儿又怎么能知道?他稍稍安慰了一下沈巧儿,躺下就寝,可是却眉头紧锁,哪怕他克制着情绪,浑身仍弥漫着一股杀意。 沈巧儿知道该使出她春风化雨的力量了,媚眼如丝,缠上楚翊的身躯。

“太子有什么烦心事,就让巧儿来排解吧。 ”楚翊一个翻身,就将沈巧儿压在身下。

次日,天晴朗,阳光透过窗柩洒进来,照得房间一派暖融。 沈言这才起床,洗涑之后,照例是将那药膏涂抹在脸上,用了些许时日,她被风吹日晒得皴裂粗糙的皮肤变得光滑了一些。

她历经数年沙场,要等皮肤完全好起来,还得需要好些时日。 “以太子妃的眉眼,等太子妃的脸好了,那沈巧儿哪里比得上太子妃?”碧霞在一旁由衷地说道。 太子妃不就是皮肤糙了点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太子妃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儿,她怀疑太子的眼光是不是出了问题。

然而她不知道,这并不是楚翊要对沈言赶尽杀绝的根源。

男人哪怕靠女人上位,也最忌惮别人这样说。 楚翊恨沈言,从沈言到战场第二年打头阵立下大功的时候就开始了。

沈言道,“你拿我与她相比,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羞辱。

”碧霞眨眨眼睛,“是呀,那沈巧儿,那太子妃的脚趾头也比不上。

”沈巧儿知道好起来的第一件事,是向沈言奉茶,她本来不想来,可又怎么会放弃这一个大好的机会?。

  • 上一篇:一杯清茶!细品人生!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