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二月清风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时间:2019-07-09 15:43 作者:admin

二月清风 将门娇女之冷王悍妃

“就这些理由?”杜权心下动容,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杜文涛和杜文螺心里有同样的想法。 荀老夫人皱着眉没吭声。 杜文佩看了眼几人的神色,道:“当然还有别的理由,大伯,可不可以让他们先下去?”跟着蔚蓝的时间长了,她的警惕性也高了,总觉得下面的话不适合让外人听到。

杜权挥了挥手,厅中的下人转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

杜文佩这才道:“大伯,军中有没有人说你权柄过重之类的话?”“小妹别胡说!”杜文螺严厉道。

“让她说。

”杜权道:“别听你哥哥的,大伯行的端坐的直,有什么话直说。

”杜文佩挠了挠头,“其实这只是我的猜测,那啥,蔚将军不是留在上京了吗,军中已经两年没有主帅,大伯以副将的身份代掌整个蔚家军。

阿蓝也跟我说了些军中的事情,我知道有几个将军最近闹腾的很厉害,就琢磨着他们会不会看阿蓝小,就说大伯的坏话来挑拨离间。

”“然后呢。 ”杜权兴味的挑了挑眉。

“阿蓝有心要建个女子卫队,我就觉得,这正好是我的机会,大伯和两位哥哥在军中,我跟着阿蓝,这算不算是牵制?”杜权皱眉,“你对阿蓝了解多少?”“不算很多吧。 ”杜文佩歪着头想了想,道:“但也绝对不少。

”“那你觉得她会小气的用你来牵制我?”“呃……”杜文佩有些傻眼,连连摆手道:“大伯误会了,我不是说阿蓝小气,而是说我这么做对咱家有益,您看,我每天都与阿蓝在一起的话,她是不是就能对杜家了解的多一些?”“这个说法不成立。 ”杜权摇头,“要按你的说法,杜家进入军中的人越多,对阿蓝越是不利。

”可他与蔚池是什么关系?那是先有知遇之恩,又是一起上过战场能同生共死的交情。 杜文佩闻言很想反驳,难道不正是因为杜家在军中的权柄过重,才会招来这些闲话?但她大伯很明显不这样认为,而她与蔚蓝走得近,若她真说了,没准大伯会认为这是蔚蓝的意思也不一定。

更何况蔚蓝并没表露出这个意思,若她真说了,那就是挑拨离间,很可能让杜家与蔚家生出嫌隙。 这可不仅仅是通家之好之间的嫌隙,而是关系到军中安定。 可她又真的很想参军……杜文佩心思急转,“大伯别急,我还没说完呢。 ”杜权并不意外,杜家人骨子里有股倔劲,已经认定的事情很难发生改变,就像他当年狠心离开寡母和幼弟决定跟着蔚池一样,不由得微抬下巴道:“那你继续说。 ”杜文佩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这个也算我的私心了,跟我的婚事有关。

”这话连荀老夫人都来了兴致,问道:“怎么说?”“祖母和大伯都知道白家的处境吧,白家在朝堂上虽然还有人,但处境并不好,白若玮会与我定亲,我不信没有蔚家军和睿王的原因在。 ”杜权不置可否,荀老夫人掀了掀眼皮,“这事儿定亲之前两家就心知肚明,有什么好说的?”“事情哪能那么简单呢,”杜文佩轻咳了声,“朝堂上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白若玮也不像是轻狂的人,他既然答应了我晚两年再成亲,该是还有些别的想法也不一定,比如实在在上京待不下去了,送几个白家后辈到安平镇来之类的,祖母和大伯觉得呢?”杜权心下觉得有些好笑,面上却没什么表情,“倒是长进了些,但白家人要怎么做,会不会进蔚家军,这两项都不是你能决定的,跟你参不参军有什么关系?”杜文佩嘴角微抽,她这是已经搜肠刮肚想尽办法了啊,好在她不是要直接参军,遂退而求其次道:“要不祖母和大伯看这样行不行,我先不去参军,只跟着阿蓝跑跑腿锻炼一段时间?”“鬼丫头,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杜权这回是真笑了,转头与荀老夫人道:“娘,就让她去吧,边关民风开放,短时间内咱们是不会回上京城的,没准过些时候连二弟和弟妹也都要过来,阿佩既然有心,跟着阿蓝学学也是好的。

”“你这就答应了?”荀老夫人虽早就看出杜权的态度,却没想到他会答应的这么干脆,索性将话放到台面上来说,“咱们杜家可就这一个闺女,战场上刀枪无眼,若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不怕你弟弟找你拼命?”杜权难得的拍了拍老母的手,放软了声音道:“娘想到哪里去了,阿佩跟着阿蓝出不了什么大事,短时间内也不会有战事,就算有战事,也轮不到阿佩冲锋陷阵。 ”所以怎么都轮不到杜威来找他拼命。

再说杜文和张氏要是不愿意杜文佩跟着蔚蓝,就不会默许他们一起离京了,估计那两个比他还要看的长远些。

这也是杜权会爽快答应的另一个原因,但这个原因杜权没说,荀氏年纪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说了怕她担心。

杜家在蔚家军中的确是权柄过重,看不惯眼红的人也的确很多,想要下手的人就更多了。

这些人拿他和杜文涛兄弟无法,老太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人老成精,这些人同样束手无策。 但杜文佩不一样,年纪小又生性活泼,如今回了安平镇,总不能日日都关在内宅吧?只要她出去交际,就很难防得住——别看这是边关,阴私手段同样不少,而且比上京城还要简单粗暴些。

订了婚又怎么样?这世上就没有撬不动的墙角。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跟着蔚蓝。 荀老夫人是不懂,但杜文涛懂啊,闻言道:“爹说的不错,郡主身边的能人多,让妹妹跟着郡主正好可以学些东西,再说妹妹本就是习武的料子,与寻常的闺秀也玩不到一处。

而且她已经定亲,无需您带着四处交际,若不找些事情给她做,还不得闷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