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一世新娘小说易天逍,苏浅全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19-05-14 22:08 作者:admin

一世新娘主角是易天逍,苏浅,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

文章内容讲述了可不管他是什么人,她只知道自己恨他!恨他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恨他这样霸道地掌控她的自由!更不可能甘心留在他身边。

...邮轮继续在海上航行,而苏浅却归心似箭!还有一天便是齐昊宇和夏清婉订婚的日子,那位姐姐抢她的男人,还毁她的清白!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易天逍安稳地坐在餐椅上,寒眸幽幽看着对面神思不属的小女人。

“身为礼物,你这自觉性可不怎么样!”苏浅被拉回注意力,皱眉看向那张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脸。

易天逍和齐昊宇明显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他的冷酷和身上毫不掩饰的锋芒锐气,更让他本就扎眼的外表迫人呼吸!说白了易天逍就是那种让人一眼看了便移不开视钱的男人,无论是深刻的五官,还是他完美的身型,或者那种无形的气场,都带着极端惑人的男性魅力!而齐昊宇虽然五官精致立体,身材也高大挺拔,却总有一股抛不开的儒雅气息,让他的整个气场都略显阴柔,完全比不上易天逍的霸气!只可惜,爱一个人看的不仅仅是外表,让苏浅挣扎不出泥沼的仍然是那个和她有过山盟海誓的齐昊宇。

“我什么时候可以下船?”易天逍取餐巾沾了沾唇,端起酒杯若有所思地想了想。

“下船想做什么?去破坏齐昊宇的订婚仪式?”苏浅心头一惊。

“你怎么知道?”对面男人微微勾唇,笑得无比讽刺。

“齐昊宇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了他丢人现眼!”苏浅皱眉。

“那是我的事。 ”爱了三年,到头来却被抛弃!她只想问个清楚而已。 易天逍明显不赞同地摇了摇食指。

“错,现在连你都是我的。

”苏浅气结,涨红着脸无言以对。 这男人说得没有错,若按这大船上的规矩,她的确是别人买来送给他的玩物,他也完全有权利执掌她的生杀大权!可问题是她和他商量过要买回自己的自由,可他根本就不肯配合!“不服气?”易天逍挑了挑眉站起身来。

“我给你一个机会,今晚好好取悦我,只要你尽了你身为礼物的责任,我明天就带你下船。 ”苏浅闻言手心里瞬间沁出一层薄汗,这男人的意思竟是让她今晚主动讨好他?用那种方式?易天逍还未走出餐厅,身后苏浅已经豁然而起。

“干嘛还要等到晚上?易总,闲着也是闲着,现在不好吗?”娇媚入骨的声音让易天逍有一瞬间错愕,继而便挑起唇角。 这小女人,还真是……他倒要看看这个昨晚才初尝云雨的小妖精有什么手段诱惑他?苏浅轻盈地走到易天逍身后,抬起纤细的手臂,勾住他脖颈转到他面前。

男人身材高出她一整个头,此刻她光着脚,站在他面前才惊觉他是那样高大!让人不由自主感到害怕,刚才鼓起的勇气居然像被轻易刺破的气球,瞬间荡然无存。 本以为已经和这人有过亲密,现在为了自由她没道理不能再尝试一次!可事实证明,男人身上不自觉流露出的冷意,和她眼前那张如雕似刻的俊脸,在在都让她望而却步……苏浅额角瞬间沁出一层细汗,然而被那双幽冷的眸盯着,她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硬起头皮闭上眼睛,踮高双脚缓缓凑近那双性感的浅玫色薄唇。

易天逍反手托住小女人纤细的腰肢,手中躯体受到惊吓般猛地抖了一下,僵硬的感觉让人根本无法忽略怀中人此刻的紧张。

脖子上一双小手又僵又冷,贴着他的心跳快得像在擂鼓,那双小扇子一样不停颤抖的睫毛更是赤裸裸呈现出小女人的畏缩!易天逍心中好笑。

这女人,明明怕得要死,那青涩的勾引手段和她想获自由的雄性壮志明显不成正比!随着距离的靠近,苏浅感觉到男人的呼吸喷在脸上,嘴唇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可是一想到自己遭遇的不公,她根本无法接受永远给这个人做礼物!长痛不如短痛,这道理她又怎么会不懂?如果主动扑倒这人一次就能为自己换回自由,她苏浅又何俱再做一次牺牲?反正她在这男人面前,也没有什么可以保留的了!坚定了决心便不再退缩,咬牙继续贴近过去。

“心不甘情不愿,那就不要尝试这种游戏。 ”男人低沉的嗓音蓦然响起,大手一松,身躯突然退开,害她失去支撑力险些摔倒在地上!猛地张开眼看向那张冷酷无情的脸,苏浅不甘心地上前一步想再抱上男人手臂。

“你不是想要我这样吗?易总,难道你不喜欢?”易天逍薄唇轻掀,没有笑意的笑却讽刺得让人心寒。

“你以为委曲求全的模样能取悦我?我易天逍还没那么变态的口味!”苏浅皱眉。 “那你想怎么样?刚才的话只是耍我吗!”男人幽冷的双眸紧紧锁住她的目光,大手一抬挑起她下巴,危险十足地俯身过来。

“你就这么急着从我身边逃离?”让人呼吸困难的压迫感将她笼罩,苏浅定定盯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又是那种透体而过的寒意!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到让人战栗的气息?可不管他是什么人,她只知道自己恨他!恨他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恨他这样霸道地掌控她的自由!更不可能甘心留在他身边。

“没有谁是愿意站在低贱的位置给别人做礼物的吧?如果是你,你愿意吗?”大胆的质问,从未受到过的挑衅!本该被触怒的人反而挑了挑眉松开手。 “说得好!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一个理由打动我,如果能,我就还你自由。 ”苏浅静静看着易天逍,缓缓开口艰难地吐出一句话来。

“以后,我不杀你。 ”易天逍眸色一暗,胸廓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面上却仍保持着冰冷的淡漠,微微点了点头。

“好!你打动我了。

”“那你可以送我下船了吗?”苏浅眼睛一亮,立即开口询问。 易天逍背过身去。 “你这女人还真是无情!”苏浅淡淡回应。

“礼物本来也不是有感情的吧?”“说得有道理。 ”易天逍再也受不了地大步走出餐厅。

不杀他?这理由真是让他前所未有的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