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530章 寻根问底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6 20:51 作者:admin

第530章 寻根问底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BOSS,我听说已经有其他的电影公司找人联系阿发。 ”陈百详眼睛往上翻了翻,一副愧对叶景诚的模样说道。

其实他何止是听说,上一次还亲眼见到。

那个人还是负责过来探口风的王晶,要不是周闰发当面拒绝了对方,加上他与王晶的私人关系,他肯定会把这件事告知叶景诚。 不过他相信自己现在的说辞,都能够让叶景诚理解他想说的话。 “很正常啊。

”叶景诚表现平淡,没有半点的意外。

对公司的其他人或者整个电影圈来说,周闰发已经是青灯娱乐的一块门板,失去了他说不定会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失,还有机会让竞争对手将周闰发招揽过去。

又或者这么说,叶景诚这段时间的精力侧重于实业发展,再加上一个金公主蹦跶得挺欢,很容易让局外人有一种青灯娱乐已经‘不行了’的错觉。 当然,就叶景诚本人而言,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发生,除非是他主动放弃电影这一行业。 否则就算周闰发打算过档到其他电影公司,也绝对不可能影响到青灯娱乐的发展。 诚然,周闰发只有一个。 但是能达到他这个高度的,也不是绝无仅有。

他如果真的离开青灯,或者对青灯来说是一种损失,但无疑他自己的损失才是最大的。 即使他可以到其他电影公司发展,但谁又能保证,接下来的电影角色一定适合他出演,另外就是电影的质量是好是坏。 要知道周闰发如今的名声虽然高,但相比许贯文几兄弟出道十几年,他这种只能算是短期的爆发,名声涨得快回落也快。

说真的,《英雄本色》和《监狱风云》,真正让观众熟知的人并不是周闰发,而是他在当中的Mark哥和阿正两个角色。

除非他投靠的电影公司,专门以他的形象塑造一个角色,同时还要保证影片的质量。 否则哪怕他接拍的电影稍微显得平庸,都容易让观众有一种巨大的落差,从而使他这两年营造的名声急速衰弱。 一念至此,叶景诚没有继续深入思考,因为周闰发是不是投靠了其他电影公司,这件事还要打一个问号。

即使周闰发真的有这个打算,难道要他下一道封杀令?“那,我现在打电话叫阿发过来说清楚?”陈百详询问道。 “不用了。

”叶景诚摇了摇头,说道:“按公司的规矩,应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哦,好。

”陈百详一时间揣摩不到叶景诚的心思,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按理来说,无论从公司还是私人关系,叶景诚都应该找周闰发谈一谈,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现在叶景诚一句话按规矩办事,是不是说明他放任周闰发自己选择,还是说他对周闰发并不是那么侧重,随时可以找到其他人来代替?不过陈百详都听闻过周闰发之前是票房毒.药,自从来到青灯娱乐才一步步变成神仙发。 带着这一股子的疑问,陈百详离开了叶景诚的办公室。

在陈百详离开之后,叶景诚将利智叫了进来,吩咐她打电话给两个人。

周闰发是不是真的打算离开,叶景诚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

而且他对周闰发有一定的了解,至少对方不会单纯为了钱而选择背叛,那么说就是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至于到底为了什么……对叶景诚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青灯娱乐沉默有一段时间,以至于一些跳梁小丑在背地里搞搞震,公司是时候再一次展示实力去震慑这群人。

……富豪酒店。

作为周闰发的几个密友,锺楚红、赵蕥芝、吕梁伟等人,在周闰发透露想跟公司解约的想法,他们便第一时间接受到这个信息,于是几个人一同约周闰发出来吃饭。

一方面希望他深入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周闰发想走演艺圈这条路,青灯娱乐除了对他有知遇之恩,另外也是最适合他继续发展的地方。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有这个决定,这就是他们想搞清楚的另一面。 周闰发是不是一定要离开公司,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又是怎样。

不过除了锺楚红之外一无所知,好像赵蕥芝和吕梁伟都有自己的想法。 会不会是因为陈玉连的事,才导致周闰发做出这个选择?目前他们也不好妄下定论,所以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众人在侍应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包房并坐下,只是现场气氛一点不像好友聚会,反而显得有几分死气沉沉。 主要是没有人能用适当的话语引起这个话题,赵蕥芝和吕梁伟隐约觉得这件事跟陈玉连有关,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提这件事好。

。

至于对整件事一无所知的锺楚红,更加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询问周闰发,反而期望对方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叮!而当事人周闰发,没有了平时招牌式的笑容。

做下来之后便从口袋中拿出一包香烟,默默为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并抽了起来。

最主要是他现在的表现,给人几分难以捉摸的深沉。 锺楚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致使周闰发要跟公司解约,不过当他见到所有人一见面就沉默了下来。 一向心直口快的她主动问道:“阿发,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想跟公司解约?”锺楚红的这一声发问,终于打破包间内的宁静。

周闰发回过头来,露出一个牵强且夹带着无奈的笑容,道:“我都说了没有什么原因,我真的只想休息一段时间。

”“问题是你现在说的休息,不是一、两个星期,也一、两个月。

”顿了顿,锺楚红继续说道:“你跟公司说你要休息一年,你是想环游世界还是去北极探险?不了解你性格的人还会以为你在耍大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 ”锺楚红的语气听起来冲,实则她只是急切想要知道整件事。 而且这件事相对公司而言,无疑周闰发的个人损失才是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