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被同学“白嫖”的第五天,我拉黑了他。

时间:2019-06-29 21:06 作者:admin

被同学“白嫖”的第五天,我拉黑了他。

  每晚21:21,叨姐伴你  上方蓝字玩转  张小白和黄阿花、李阿花、吴阿花是两个,前者是,后几位是。

  整个系130号人,张小白排在前三名,而后三位永远包揽后三名。

  如果说一定有什么让他们聚在一起,那也只有上的——  “和你周围的三一组。

”  ,就是【作业】,大学里的,比李佳琦还要磨智。   1  小组作业,真称『小组作孽』——  指一项令多数厌烦的式。

忙的人忙到死,闲的人闲到死,你想方设法地完成作业,可有些人一丁点操心也看不出来。

事呢,你干了,署名呢,全得写上。

  无弟向叨姐:不小组作业的到底是什么?用来的吗??  李锦是湖南大学的一名,他说在大一第一次小组作业时,充满了无穷的:  “那一定是合作,强强联手,无边”  但总是:  “我和班上4人组成了一组,所有、、、PPT······我一个人完成了80%,有两个各10%,还有一个啥都没干出了20块钱打印。

”  王杨比这更惨,和组成小组后,室友把所有的分给,说反正你那么闲。   熬了五天五夜,王杨终于把所有资料整理,室友以一副的说这里,那里不行,但自己不做!  最后在,把自己的挂在第一,“”老师所有的都是他完成的。   “那次之后我就把他拉黑了,没想到还有这么的人?‘白嫖’了我5天5夜,最后还要抢我的功?真是当还要立!  以后我再跟他一起做小组作业我就是。 ”  这种还有很多,各种求“抱”、“求挂名字”,以及的“消失”与的诈尸······  在18个群扯皮扯到风生水起,在作业群里一消失就是18天。   一次小组作业,足以让你到,人类可以赖皮到什么样的。   2  其实,小组作业是:  将一项的分块化、化,吸取多人,,从而达到1+12的。

  但如果团队中一旦有人“划水”,会让整个崩盘。   的“社会堕化”说:  个人与其他一起完成某种时,个人所的往往比自己单独一人所付出的要少。

  所以如果团队没有在之前达成“”,没有的“”,个人的与,。   而且,当处在中,总是会分摊。

  《引爆点》里讲到一个:  如果让A独自待在一个里假装症发作。   如果隔壁房间只有B,听到后的他有85%的会冲过去帮忙;  但如果房间里还有其他更多的人,那不仅是B,甚至所有在场的人A的,只有31%。   所以在小组作业里,总有人会想:  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是的事呀;  我有事、我不想做,其他人还是可以完成任务嘛,那我偷点懒也吧。

  老师们以为的“1+1>2”的,大都变成了“1+1+1+1≤1”的情况。   比起从小组作业里学到,大学生们更多地是在里面“”。   这让本来就社恐的大学生们更加清楚地到——我有多讨厌人类。   3  面对这种被迫牵上的“”,叨姐还能说什么?  如果你足够刚,大可直接果断地“划水党”:  对不起,不伺候,要么任务,;要么有多远就走多远,别说蹭作业了,wifi老子都不给你蹭。   当然,也可以向老师,自己成组。   叨姐在大学被“白嫖”过一次之后,对这类小组作业是。   宁愿独立完成所有作业,也懒得去协调,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给别人。

  但如果你有太多“不敢”,有很多人惹毛,那也只有自己的,从另一个去看待『小组作业』。   一个说,在刚入的时候,她也碰见过这样的“恶心”,不干,只想拿。   但她“被迫多做”,一个人做得多了,懂得也就更多了。 从到,没有哪个是她hold不住的,之后上升,想开谁就开谁。   所以,在这件事上,叨姐只能大家不要碰见猪队友,如果碰见了,也只能默默多一个,将来就少一个有与自己的。   当然,如我的叨姐,每次交小组作业时都悄悄附一个Excel交给老师。   谁干了啥,不干活的人半分也别想拿。

  ▽  :  95后,在卖片年入百万  (推荐▲▲▲)  割双,差点死在上。   “的不雅,竟被我搜到了。

”  “千万别和这几类女生!!!”  ▽  能毒舌不,会剁手的老  明晚21:21,我在玩转大学等你  被“白嫖”过的,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