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刘嘉玲蒋欣半生缘电视剧原著半生缘电视剧原著小说张爱玲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时间:2019-07-07 18:22 作者:admin

刘嘉玲蒋欣半生缘电视剧原著半生缘电视剧原著小说张爱玲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排行榜前十名

读书简介《半生缘》是张爱玲的倾心之作,现已改编成许多同名影视剧。

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顾曼桢、顾曼璐、沈世钧,他们一半光明一半灰暗的人生经历令无数读者动容。 小说讲述的是顾家家道中落,顾曼桢来到一家工厂做文员,和同事沈世钧互相倾慕,逐渐相爱。

姐姐顾曼璐为了家计当了交际花,后嫁给老谋深算的祝鸿才。

不料丈夫却对曼桢下了狠手。 多年以后,曼桢与世均再相见,恍如隔世,世钧不顾一切的解救水深火热中的曼桢,曼桢在世钧的鼓励下,走出人生阴暗,迎向光明。

免费阅读  那一天从郊外回到厂里去,雨一直下得不停,到下午放工的时候,才五点钟,天色已经昏黑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种朦胧的心境,竟使他冒着雨重又向郊外走去。 泥泞的田陇上非常难走,一步一滑。

还有那种停棺材的小瓦屋,像狗屋似的,低低地伏在田陇里,白天来的时候就没有注意到,在这昏黄的雨夜里看到了,有一种异样的感想。 四下里静悄悄的,只听见那皇皇的犬吠声。

一路上就没有碰见过一个人,只有一次,他远远看见有人打着灯笼,撑着杏黄色的大伞,在河滨对岸经过。 走了不少时候,才找到那两棵大柳树那里。

他老远的就用手电筒照着,一照就照到树下那一只红色的手套,心里先是一高兴,走到跟前去,一弯腰拾了起来,用电筒照着,拿在手里看了一看,又踌躇起来了。

明天拿去交给她,怎么样说呢不是显著奇怪么冒着雨走上这么远的路,专为替她把这么只手套找回来。

他本来的意思不过是因为抱歉,都是因为他要拍照片,不然人家也不会失落东西。 但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不够充分的。

那么怎么样呢他真懊悔来到这里,但是既然来了,东西也找到了,总不见得能够再把它丢在地下他把上面的泥沙略微掸了一掸,就把它塞在袋里。

既然拿了,总也不能不还给人家。

自己保存着,那更是笑话了。   第二天中午,他走到楼上的办公室里。 还好,叔惠刚巧又被经理叫到里面去了。

世钧从口袋里掏出那只泥污的手套,他本来很可以这样说,或者那样说,但是结果他一句话也没有。

仅只是把它放在她面前。

他脸上如果有任何表情的话,那便是一种冤屈的神气,因为他起初实在没想到,不然他也不会自找麻烦,害得自己这样窘。

  曼桢先是怔了一怔,拿着那只手套看看,说:咦……嗳呀,你昨天后来又去了那么远的路──还下着雨──正说到这里,叔惠进来了。 她看见世钧的脸色彷佛不愿意提起这件事似的,她也就机械地把那红手套捏成一团,握在手心里,然后搭讪着就塞到大衣袋里去了。

她的动作虽然很从容,脸上慢慢地红了起来。

自己觉得不对,脸上热烘烘的,热气非常大,好容易等这一阵子热退了下去,腮颊上顿时凉飕飕的,彷佛接触到一阵凉风似的,可见刚才是热得多么厉害了。

自己是看不见,人家一定都看见了。

这么想着,心里一急,脸上倒又红了起来。   当时虽然无缘无故地窘到这样,过后倒还好,在一起吃饭,她和世钧的态度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春天的天气忽冷忽热,许多人都患了感冒症,曼桢有一天也病了,打电话到厂里来叫叔惠替她请一天假。 那一天下午,叔惠和世钧回到家里,世钧就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去叔惠道:唔。

看样子倒许是病得不轻。 昨天就是撑着来的。 世钧道:她家里的地址你知道叔惠露出很犹豫的样子,说:知是知道,我可从来没去过。 你也认识她这些天了,你也从来没听见她说起家里的情形吧她这个人可以说是一点神秘性也没有的,只有这  一点,倒好象有点神秘。

他这话给世钧听了,却有点起反感。 是因为他说她太平凡,没有神秘性呢,还是因为他疑心她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那倒也说不清,总之,是使人双重地起反感。

世钧当时就说:那也谈不上神秘,也许她家里人多,没地方招待客人;也许她家里人还是旧脑筋,不赞成她在外面交朋友,所以她也不便叫人到她家里去。 叔惠点点头,道:不管他们欢迎不欢迎,我倒是得去一趟。

我要去问她拿钥匙,因为有两封信要查一查底稿,给她锁在抽屉里了。 世钧道:那么就去一趟吧。 不过……这时候上人家家里去,可太晚了厨房里已经在烧晚饭了,很响亮的嗤啦啦,嗤啦啦炒菜下锅的声音,一阵阵传到楼上来。 叔惠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忽然听见他母亲在厨房里喊:叔惠!有人找你!  叔惠跑下楼去一看,是一个面生的小孩。 他正觉得诧异,那小孩却把一串钥匙举得高高地递了过来,说我姐姐叫我送来的。 这是她写字台上的钥匙。

叔惠笑道:哦,你是曼桢的弟弟她怎么样,好了点没有那孩子答道:她说她好些了,明天就可以来了。

看他年纪不过七八岁光景,倒非常老练,把话交代完了,转身就走,叔惠的母亲留他吃糖他也不吃。

  叔惠把那串钥匙放在手心里颠掂着,一抬头看见世钧站在楼梯口,便笑道:她一定是怕我们去,所以预先把钥匙给送来了。 世钧笑道:你今天怎么这样神经过敏起来叔惠道:不是我神经过敏,刚才那孩子的神气,倒好象是受过训练的,叫他不要跟外人多说话。

──可会不是她的弟弟世钧不禁有点不耐烦起来,笑道:长得很像她的-!叔惠笑道:那也许是她的儿子呢世钧觉得他越说越荒唐了,简直叫人无话可答。 叔惠见他不作声,便又说道:出来做事的女人,向来是不管有没有结过婚,一概都叫-某小姐-的。

世钧笑道:那是有这个情形,不过,至少……她年纪很轻,这倒是看得出来的。

叔惠摇摇头道:女人的年纪……也难说!  叔惠平常说起女人怎么样怎么样,总好象他经验非常丰富似的。 实际上,他刚刚踏进大学的时候,世钧就听到过他这种论调,而那时候,世钧确实知道他只有一个女朋友,也是一个同学,名叫姚佩珍。 他说女人如何如何,所谓女人,就是姚佩珍的代名词。 现在也许不止一个姚佩珍了,但是他也还是理论多于实践,他的为人,世钧知道得很清楚。 今天他所说的关于曼桢的话,也不过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绝对没有恶意的。 世钧也不是不知道,然而仍旧觉得非常刺耳。 和他相交这些年,从来没有像这样跟他生气过。   那天晚上世钧推说写家信,一直避免和叔惠说话。

叔惠见他老是坐在台灯底下,对着纸发楞,还当他是因为家庭纠纷的缘故,所以心事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