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三章 程员外上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9 15:43 作者:admin

第两百二十三章 程员外上门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延潮中了解元后第二日的清晨,柔和的晨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白云,撒在自家的窗台上。

院内栽种的花草,依旧是睡意惺忪的样子。

全家人仍是沉浸在林延潮高中解元的喜悦之中。 身为当事人的林延潮也是如平日般起床,抹脸漱口,将搁在案上一碗刚熬的小粥喝了。 乡试前读书读得太拼,以至于乡试后,林延潮都是睡了一觉才发觉一直睡不够,吃了顿饭才知自己一直很饿的程度。 这边小粥刚刚喝完,敲门声即打破了巷子的宁静。 ‘来了!来了!‘林延潮从窗台上看去,但见大伯身穿着去年过年新作的缀蓝缎大襟袍,脚着皂色皮靴,一脸精神十足地去开门了。

不久前院开门声传来,但听大伯一声道:‘这不是老族长吗?还有七伯,三姑你也来了!你们怎么来了?‘门外传来一片声:‘哎呀,消息都传遍了,眼下不说咱们村里人人都知咱们潮囝中了解元了,就是那洪塘乡也是轰动了,张举人,于员外都说昨日仓促不好来,今日要亲自上门来拜会新解元呢。

‘‘我们趁早敢来,要不然怕门都挤不进了。 ‘大伯连忙道:‘这怎么好使得?还带了礼物来,你这不是折煞我吗?族长,七婶怎么地还破费呢?‘大伯声音回荡在院子里,然后大娘一听说有人带礼品上门,顿时立即出现在门口大声地笑着道:‘哎呦,七婶都是一家人,怎么还这么客气呢,相公怎么还把人堵在门外,赶紧请进屋子说话。 ‘当下热热闹闹一波人进来。 大娘这时估计是忙着收礼呢,另一旁还道:‘老三家的,你今天赶紧去泽春楼一趟,把几位作点心的师傅请到家了来。 ‘这时但听得门一推的声音,三婶出来道:‘不行啊大嫂,今日我要回娘家请爹娘和叔伯们来上门热闹热闹啊!‘大娘冷笑一声,透着一股我还使唤不动你的意思。 她道:‘既是要出门,何不两件事当一件事办,你看我们家这,除了你哪还来的人手。

‘‘那好吧。

‘三婶最后屈服了。 大娘胜了一阵,屋子里顿时充满了声音,但听她又道,哎呦,浅浅你眼下可金贵着,别在灶前磕着了,回屋歇着吧。 林延潮听到这里,摇了摇头,本是要下床的,眼下索性大被一裹,在床上继续睡。 与其受那么多人的恭维,倒不如安安心心让自己睡个觉实在,大伯在衙门里历练了这么久,又是乐在其中,就由他接待吧。

自己索性推病,在床上作司马懿好了。

林延潮将被子一裹,拿了本书在床上边躺边看。

下面自是热闹非常,喧哗声不止,不久林延潮但觉得一股困意袭来书一搁沉沉睡去。

在林延潮家的巷子口,一辆写着程字的马车缓缓停下。

马车里的人道:‘爹,咱们到地头了。 ‘程员外朝巷内往了一眼,但见又是数人走进巷子里院子,口中笑着道:‘恭喜!恭喜!‘程员外道:‘是这一家吗?‘一旁程公子一脸热切地道:‘爹,断然是了,妹婿中了解元,上门贺喜的客人,自是不少了。

‘程员外闻言露出黯然之色。

程公子却恍然不觉,自顾道:‘爹,咱们当初是看不起他家,但些许的事,谁还一直记在心底,咱们这一次拿了厚礼来,他们必须得待见咱们。

‘程员外扫了一眼儿子道:‘那好,你拿着礼上门去,我在这等着。 ‘程公子神色一僵道:‘爹,这怎么使得,我人微言轻,比不上你的面子。 ‘程员外似早知道了一般,淡淡地道:‘那你留在这吧。

‘程公子也觉得有些不妥道:‘爹,我陪你去吧。

‘程员外道:‘若是他们待见,多你一人不多,若是不待见,少你一人,却能少丢几分面子。

‘说完程员外携带礼品下车。

程员外走到林府大门前,但见两盏大红灯笼高挂,不知不觉中林府竟已是有了名门的样子。 程员外站在门外,想起自己初到林家的时候,那破落的样子,今时今日已是改天换地。 程员外站在门口,向院内望去,远处林延潮的爷爷,满脸红润地与几名官吏,乡绅聊天。 林延潮的大伯,大娘,三叔都是满脸喜色招呼上门的客人忙不过来,以至于自己上门了,都无人发觉。 程员外提着礼品,站在门外有几分进退不得。 程员外自嘲地想到,若是自己当初不那么势利就好了,但眼下两家间芥蒂已是种下。 程员外站了片刻,这时林延潮大伯出门来抱拳道:‘怠慢了。

‘待大伯看清是程员外不由有几分尴尬:‘原来是,是程员外啊,稀客,稀客。

‘‘知延潮中了解元,故而来拜贺的。

‘‘延潮啊,身体不适正在歇息呢,先里边请吧!‘程员外听了顿时脸色黯然连忙道:‘不了,礼既已是到了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不行,不行,好容易上门一趟,你等一下,我去叫浅浅来。

‘大伯将程员外拉至内院,当下上楼去找林浅浅。 待大伯和林浅浅一并下楼时,但不见程员外,地上仅留下礼品。 ‘我爹呢?‘林浅浅问道。

大伯顿足道:‘这,这也太见外了,延潮说了推病,今日谁也不见的,这怎么就走了。

早知如此,就不该上楼去的,应是没走远,我去追一追。

‘‘算了,大伯。 ‘林浅浅摇了摇头,目光中露出难过之色道。 巷子口,程公子在马车上坐立不安,但见父亲归来,连忙道:‘爹,我妹婿人呢见到了吗?‘程员外道:‘见与不见,又有如何?咱们回去吧!‘程公子道:‘爹,这怎么回事啊?这上百两银子准备的礼品,就算丢水里了,也要听个响才是啊,你就这么走了?‘程员外横了一眼喝道:‘你还要怎么的?昔日人家贫寒时,看不起人家,眼下富贵来巴结,换你是什么想法,传出去我几十年名声丢了也就算了,连累了浅浅在林家丢人才是真的。

‘程公子听了当下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