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张智华点评袁义翔《我会永远这样爱你》

时间:2019-06-12 17:26 作者:admin

张智华点评袁义翔《我会永远这样爱你》

张智华点评袁义翔《我会永远这样爱你》2015年4月16日评论数0+已影响+【题目】《我会永远这样爱你》  【作者】袁义翔  【学校】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公园新村小学五(4)班  【指导老师】吴明  【正文】  几场大雨过后,天气愈发添了凉意。

本想窝在沙发里继续看小说的我,面前的字迹却显得凌乱,怎么也进不到心里。   就在刚才,我和妈妈起了一场不大的摩擦。 摩擦虽小,但足以让我铭记在心。 妈妈背过身去许久的沉默,让我的心有一种隐隐的痛。   “妈,看见我放在沙发上的一张小纸了吗?上面是我记的作业。

”  “什么………”  妈妈像是没听清。 不知从何时起,妈妈在我心中无所不能的形象消失了,现在的她反应总显得慢,记性也不好,有时跟她说句话,耳朵也显得有些背,眼睛已过早的花了。 才43岁的她,看书缝衣已戴上了花镜。

再也不是那个小时候每问必答的妈妈了。

  “你再说一遍,妈没听清!”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我是说,我记作业的一张小纸,放在沙发上的,您看到过吗?”我把声音扯得足以让一下班就在厨房忙活的妈妈能听见。

  妈妈从厨房探出身:“不记得了呢?”说完,又在那儿忙。   “明明是放在这儿的,怪了,怎么不见了?”我有点儿生气了,屋里屋外找个不停。   “妈,您再好好想想,是不是您整理屋子的时候把它扔掉了?”  “好像……是没看到。

”  妈妈说这话时,人还在厨房,并没有看到我的表情。

我想我的脸色肯定很难看。

因为我看到妈妈原本高兴地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见到我,表情却转为了惊讶和担心。   “怎么了?是不是作业还没有写完……”没等妈妈说完,我的话语就“扔”了过去:“是……昨天我还看到那张纸在沙发上的,肯定是你没看清就给我扔了,你眼睛又不好,也不知道看看有没有用,就乱扔一气,真是的!”  “那……还不赶紧打电话给同学!“妈妈说完,放下盘子就忙着去找手机。

  “别打,我不愿意问,让人感觉跟上课没仔细听讲一样。

”我小声嘟囔着。 一股无名的烦躁涌上大脑。

我生气地别过身去,这才看到放在桌上的盘子里面是剥好的黄橙橙的柚子。   妈妈见我这样说,一时不知怎样才好,站在那儿像小时候犯错的自己。

我的脾气妈妈是最了解的,她见我一直在那找来找去,随即帮我一起寻找。

  我忽然忆起小学一年级,我把老师发的试卷落在了教室里,事后回家找不到,吓得站在屋里大哭的情景。 想起这些,我看到本来就腰不好的妈妈,弯下去的身体显得更加吃力了。

我只觉鼻子发酸,一股热热的东西在眼前晃动。

我走过去,扶住还在寻找的妈妈,“不用找了,这事都怪我,是我没有好好收拾,我这就打电话问同学。 ”  “你……不是……”  “妈,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总是丢三落四,这次就算是给我的教训好了…….咱们吃柚子。 ”说着,我拿起一半妈妈为我精心剥好的柚子放入她的口中。

妈妈笑了,顺势也拿起柚子的另一半放入我的嘴里。   多少年了,妈妈心里装的始终是我,就算自己生病住院,心里放不下的还是我。   今年暑假,妈妈因身体不好需要在医院治疗。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整整23天。 这下可愁坏了还在生病的妈妈。 妈妈担心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无人照顾的我。 她一遍遍打电话嘱咐。

每当我独自一人去买早餐,独自一人在家热饭,独自一人晚上熄灯睡觉时,眼前挥之不去的总是妈妈照顾我忙碌的身影。 那早起的一杯热牛奶,温热适中又可口的饭菜,晚上睡觉不老实被重新盖好的棉被…….这一桩桩,一件件,清晰地在我脑海中划过。

  望着眼前头发有些凌乱和日渐苍老的妈妈,耳边忽然响起小时候妈妈的一句问话,“孩子,等妈妈老了,变得丑了,你还像现在这样喜欢妈妈,爱妈妈吗?”  “当然,我会永远这样爱妈妈的。 ”  是的,我会永远这样爱你的,我的妈妈!  【点评】真是篇让人感动的文章,任性、发脾气的小作者与爱子心切的妈妈之间形成矛盾冲突,以“一张小纸”为导火索,并导致了小作者大发脾气。 冷静下来之后,小作者回忆起以往的点点滴滴,终于懂了妈妈的心意。 文章对“我”的心理刻画是非常成功的,通过一系列回忆和细腻的心理描写勾画出了妈妈对“我”暖暖的包容和爱。   我以为从文字的功夫来说,后半段显然更为成功。

以推进时间发展为主,语言还可以更精炼,但结尾的亮点让整篇文章得到了升华。 这种以“矛盾”入手,继而抒发对妈妈的爱与感恩的写法,颇为打动人心,相信也会深深地打动其他小读者的。

  (来源:中华少年作家网/作者:袁义翔)责任编辑:文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