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情意绵绵:总裁好嚣张贺斯启,向晚 起点小说排行榜完结

时间:2019-07-03 18:22 作者:admin

情意绵绵:总裁好嚣张贺斯启,向晚 起点小说排行榜完结

《情意绵绵:总裁好嚣张》主角贺斯启,向晚,是涂涂最新完结的总裁小说,贺斯启,向晚小说讲述了婚后半年,她一直都没有好消息。

婆婆逼迫,老公躲闪,总不能让她一个人生出孩子来吧?她极力忍耐,想着维护好一个家。 然而没想到的是,她的丈夫竟然……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完美男人。 对她呵护备至,对她宠爱万千,对她……精彩章节“女朋友?嗤--”贺斯启冷嘲了一声,“她能认识什么好女人!”这话江冬心里赞同,但面上却不敢接过话头。

“总裁,就算不是为了什么女朋友,你也要去一趟啊!”江冬几乎要哭了,生怕贺斯启不买账,赶紧把孙安善交代的话说了,“夫人说,老爷这些年久居国外不回来,童太太已经很不满了,如果你再不去露个脸,夫人会为难的。

”“她有什么好不高兴的?父亲每年都会送礼物回来。 ”贺斯启依旧是那副不屑的口吻。

想到自家的那点事,贺斯启又皱了皱眉,“行了,让人准备好礼物,晚上我会过去的。

”见贺斯启终于松了口,江冬感恩戴德地看了他一眼,忙推开门溜了出去,免得再听到他改口说不去之类的话。 老板椅上,贺斯启往后一仰,两眼望着天花板,脑子里又浮现出向晚的身影。 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向家出了个白眼狼向乐,可他们贺家也没好到哪去!贺老爷子是陵城众所周知的楼王,膝下三子一女,除了排行老二的贺国英,和排行老三的贺斯启的父亲外,大儿子和小儿子都在贺氏企业任职。 贺斯启的父亲不愿意为了贺氏企业和兄弟相争,所以早早开拓海外市场,自立门户,就连贺斯启的M集团,也是在他父亲的提议下,他一手建立的。

可即使他们两父子都表现出对贺氏企业没兴趣,家里依旧纷争不断。

尤其是贺老爷子在孙子辈里最疼贺斯启,因此贺斯启俨然成为家里那些豺狼虎豹的眼中钉。

“年年都靠着生日会敛财,我这个姑姑啊!”重重叹了口气,贺斯启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烦心事,专心工作起来。 *一觉睡到自然醒,向晚很久没有睡的这么踏实了,就像是睡死了过去一样。

不过,她做了很多梦,梦见了许多人,但一觉醒来,她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洗漱后,向晚简单地吃了点东西,然后搭车去了赵家。

到了赵家,向晚从包里拿出钥匙,可门却打不开了。

她仔细看过,门锁换了新的,显然赵一程防着她回来。

这种幼稚的手段,向晚只觉得想笑。

然而,就在她笑了的时候,门却开了。 孙曼玉从里面推开门,见到向晚后,她立马沉下了脸。

“果然是你!”见她要关门,向晚一条腿顶住了大门,然后跻身进了门。 “我是回来收拾东西的,拿了我的东西我就走。

”说着,向晚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孙曼玉却一把扯住她的胳膊,“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走,这里也不欢迎你来!”“你不要这么不讲理!”甩开她的手,向晚皱了皱眉,“我的衣服鞋子化妆品,全都在这里,别说我和赵一程还没离婚,就是离了婚,我也有权拿走属于我的东西!”“嘿!你还挺强硬的啊!”孙曼玉手指着向晚的鼻尖骂,“你一个我儿子不要的破鞋,还敢跟我横?我说没有你的东西,就是没有你的东西!”向晚不想每次见到孙曼玉都和她闹一场,于是无视了她的话,绕开她往卧室里走。 见她把自己当透明,孙曼玉心里恼火,比起之前逆来顺受的向晚,如今要离婚又叛逆的向晚,更让她生气。 扫了眼四下,孙曼玉抄起门边的笤帚,朝向晚后背抡了过去。 向晚早就防备着她,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她急急忙忙往旁边一闪,正好躲开了孙曼玉手里的笤帚。

“我不是来和你打闹的,我说了,拿了我的东西我就走!”向晚再次强调了一遍她的话。 可孙曼玉根本不听她的,抡着笤帚又朝她打去。

“你!”抬手挡住笤帚,向晚吃痛地扫了一眼胳膊上留下的红印,气道:“你打吧!最好把我往死里打!要是我不死,我一定告到你们家破产!”先前她在乎赵一程,在乎这个家庭,所以可以忍受他们的暴力对待。 但现在,她有的只是破釜沉舟的心。

一听向晚这话,孙曼玉不敢再动。

她知道向晚是学法律的,也听出她话里的决绝,生怕自己再打下去,会给赵一程惹上麻烦。 可让她看着向晚忤逆自己,又不能给她一些教训,孙曼玉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把笤帚一扔,孙曼玉推搡着向晚,把她往门外赶。

“你赶紧走!我都说了这里没有你的东西,你那些破烂我早就都扔了!”扔了?向晚好气又好笑地盯着孙曼玉,她眼中的闪躲,她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手抵在门上,向晚硬是站着不动,任孙曼玉怎么推搡,她就是不动。

“真扔了?”向晚话里带着怀疑。

孙曼玉气哼哼地说:“真扔了!你要找,就去门外的垃圾桶找,再要不就去垃圾站找!反正像你这种破烂货,那种地方更适合你!”向晚不怒反笑,双手环胸看着孙曼玉,“那好吧!既然你都扔了,那你赔我吧!”“什么?”孙曼玉嗓音变了调的尖叫起来。 “我说,你赔!”向晚摊开一只手,边说边数着手指,“化妆品我已经用了一半,就不跟你计较了,但护肤品是新买的,国外名牌,一套也要一万八。

衣服鞋子和包包,不算那些牌子货,就说那些限量品,少说也得几十万,你赔吧!”“几、几十万!”孙曼玉瞪大双眼,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向晚挑了挑眉,“这还是往少里说的,真算起来,没有百来万是买不下来的。

”在向家,向晚在经济方面虽然比不上向乐,但架不住云家有钱,云清对她是十足的娇养,所用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好的。

所以,向晚的话没有一丁点夸张。 看着向晚脸上浅浅的笑容,孙曼玉气急败坏地说:“你唬我啊!就那些东西,能值那么多钱?”“都是有品牌证书的,不信咱们就报警处理。 ”向晚知道孙曼玉好面子,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她肯定不同意。

不出所料,一听到“报警”两个字,孙曼玉瞬间就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