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1499,冰释前嫌,大被同眠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2 14:47 作者:admin

1499,冰释前嫌,大被同眠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ps:求月票,求推荐:)2004年1月11日,梁娅和钟嘉慧从美国回到蓉城,王勃去机场接机。 当两位日思夜想的女孩儿拖着一个中号的行李箱,肩并肩的走出接机大厅的时候,那一瞬间,仿佛匈腔有什么东西一下爆开,王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两个女孩儿的情感和思念,也不管周围还有无数的外人在,一左一右,直接把两个女孩拥在了怀中。

他的这一不管不顾的行为,却是把两个女孩儿吓了一跳,很快推开了他的怀抱。

“你干嘛?想上娱乐小报的头版头条么?”梁娅紧张的瞧了瞧四周,心虚不已,没想到一向理智,谨慎的王勃一见面就跟她和钟嘉慧来这一手。 王勃却不说话,只是呆呆傻傻的凝视着两女,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瞧瞧那个,一脸的深情。

“噗嗤”钟嘉慧噗嗤一笑,挽着梁娅的胳膊,小声的说,“小娅,这家伙不仅变傻了,还失忆了呢,都不认识我俩了呢。 ”王勃却没理钟嘉慧的揶揄,依然呆呆的站在原地,让自己的目光一一划过那两张曾经被他捧在手心,浓情蜜爱过的像花儿一样的娇颜,一脸心疼的道:“小娅,嘉慧,你们瘦了,也黑了。 ”两女一呆,相互望了望,心头都有些触动,没想到心爱的男孩见面的第一句竟然说的是这个。

两女的心头开始翻腾起伏,尤其是梁娅,更是鼻头发酸,眼圈都有些红了。

回国前,她还一直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要情绪外露,给那臭家伙可趁之机,让其得意,但王勃一个深情的眼神,一付心疼的表情,加上一句朴实无华的关切,却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接穿透了她的心,矜持也好,自尊也罢,还是想拿捏一下那臭家伙的小心思,全都去她娘的吧。

梁娅一个乳燕投怀,直接扑进了王勃的怀中,绕到王勃后背的两只小手,犹如敲锣打鼓,不停的锤击着他的后背,同时嘴里低声的,带着哭音的念叨:“臭家伙,原谅你了!我什么都原谅你了!你去找郑师姐吧,我不怪你了!呜呜呜……臭家伙,讨厌鬼,人家的真的好想你好想你呀!呜呜呜……”梁娅直接在王勃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王勃一愣,去找郑师姐?难道小娅她终于接受和默许燕子了?如此说来,只要燕子她愿意委身于我,愿意不计较独占,名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重新回到和几个女友分手前的那丰色福无边的日子?想到有这种可能性,一阵滔天的狂喜顿时把王勃淹没。

他一把反手将眼前这位“识大体,顾大局”的女孩紧紧的抱在怀里,不停的扶膜着女孩儿的后背,激动的道:“小娅,我也想你!老公也真的好想你呀!每一天每一夜,都会想着你,念着你的好!我向你保证,小娅,燕子是你最后一个姐妹了!以后我再也不花心了!这辈子,我就守着你,嘉慧,丽丽,还有燕子你们四位好姑娘,开开心心,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兴奋、激动的王勃一边用力的扶膜着女孩的后背,一边向梁娅保证。 这保证,他不能肯定会永远遵守,但是此时此刻,他却真有“退出江湖”,不染红尘的打算。

一旁的钟嘉慧见最好的姐妹和最爱的男人终于和好如初,冰释前嫌,眼眶也红了起来。 她看到周围有不少旅客都在将目光朝三人这里打量,还有两三个疑似狗仔的人正拿着长焦镜头“咔咔咔”的在远处偷拍,大吃一惊,赶紧分开两人。

“小勃,小娅,我们快离开。 我看到有狗仔队在偷拍我们!”见有人偷拍,激动中的两人也醒悟了过来,明白此时不是卿卿我我,互诉衷肠的时候,于是很快分开。 王勃提起两个女孩儿拉杆箱的拉杆,两女跟在身后,三人很快走出了接机大厅。 上车,启动,此时的一男二女,都有些归心似箭。 王勃开车,大多数都是悠悠缓缓,宁慢三分,不等一秒的性格,此时,却难得的开了一回快车。 宝马犹如离弦之箭,飞一般的射向三人共同的老家:四方!回到四方,王勃没直接回家,也没送钟嘉慧回家,而是直接回到了重生后拥有的第一栋房子,印刷厂小区的老屋。 王勃的母亲曾凡玉知道自己的儿子回家就在最近两天,已经提前让人打扫了屋子,并亲自铺好了儿子那张一米八宽的大床。 王勃每年回家虽然大多都跟她们住一起,但偶尔也会带同学朋友去印刷厂小区的老家玩,然后在那里留宿。 停车,匆匆爬楼,迫不及待的开门,用力的关门,两女还来不及歇口气,就被王勃一手一个的拖着朝那个温馨,惬意,让两女充满了无数回忆的房间走。

到了家里,知道男孩目的的梁娅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慢吞吞的被王勃拖着,娇媚不已的嗔道:“干嘛嘛,都不让我和嘉慧喝杯水。

”“待会儿再喝儿!憋了大半年,实在是憋不住了!”王勃火烧火燎的说,一进卧室,便“砰”的一声关门,拿起空调,将室内的温度打到最高。

两女见他说得粗俗,俏脸俱是一红,一个没好气的说:“鬼才信你!”另一个接口附和:“就是啊!我和小娅不在的时候,某些人不知道多开心,多自由,又勾搭了多少漂亮的小妹妹呢!”“冤枉啊!你们这简直就是赤罗罗的污蔑,中伤,对我人格的诋毁!”“人格?你还有人格么?”“咯咯,人格这两个字从某些人嘴里冒出来,我怎么感觉有些滑稽呢?”“啊啊啊!气死我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敢情你俩在再美帝呆了大半年,其他的没学到,嘴皮子倒利索了不少。

袍哥人家,不拉稀摆带!我也不说那么多,直接用事实说话吧!在严酷的事实面前,我看你们两位小娘还敢不敢肆无忌惮的诋毁你们老公的人格!”说完,王勃两手张开,猿臂一伸,将站在床边的两位女友一起推到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呀呀呀,讨厌,都还没洗澡了!”“身上有汗呢!”“不管了!忍不住了!不干不净,吃了免得得病!”“……”下一刻,被空调器调节得温暖如春的房间内,红被翻浪,浅吟哼唱,奏出了一曲延绵不绝,高亢低回,不断求饶的“哀歌”。 其中的恩爱缠棉,风流浪漫,实在不能向外人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