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为什么中国娃想当总经理,日本娃向往电车司机和面包师!

时间:2019-06-23 08:33 作者:admin

为什么中国娃想当总经理,日本娃向往电车司机和面包师!

  我把送到上海最好的    却让和  我是25岁当年来日本的,32岁才有了儿子,足足耽搁了7年。 倒不是懂晚,而是初次下海,而且还是的日本海,正是两眼漆黑,孩子嘛!就得让步于他老爹的了。

  不想,这一晚就是7年,若再憋一年,还真得八年了,别提它了呢。 不过旅日7年才生儿,倒也勉强算是沾了个七年之痒,只不过痒非彼痒,我们痒的是孩子出生后,是把他送回国内让他从小正宗的中华呢?还是留在日本接受大和式教育?  儿子是3岁进入日本的,在园的长到5岁时,因为一直贼心不死的我终于没能经受住国内的,于是挈妇将雏西迁魔都。   给儿子选的是魔都的一流的园,在2001年当时每月幼儿园费是3600元(注:据2000年上海月为1285元),虽然,但为了儿子能有一个好的,还是毫不的送儿子去了那家幼儿园。

幼儿园堪称,是一栋新建的独栋S字型三层,室、房、、娱乐室等,室外还有一个小和,上几乎能甩出儿子在日本时的幼稚园几条街去。   这么好的儿子本应才是,但看儿子似乎一直闷闷不乐,后来才弄了,首先是他(只会日文),和其它无法,不过这一点倒,随着会慢慢好起来的。 更的是据儿子讲,幼儿园虽有各种娱乐设施,但却几乎就是,很少让孩子们玩,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儿就是让孩子们学习,包括电脑,而且是每人一台的电脑,再就是上午、中午、下午每天吃三顿饭,而且上午和下午几乎每天都是,也都是儿子并不感的《和蛇》、《狼和七只小羊》等。

  换言之,这家收费不菲的幼儿园上已经相当于半个了。

这与日本幼稚园每天那、快乐的相比简直。   儿子在日本的幼稚园,每天幼儿园教的最多的就是、常识和一些的的、小桌小凳的常识等,然后就是给孩子们读书带孩子们玩等,教的最多的还是遵守各种。 总之,日本幼稚园给人的感觉就是让孩子们在的上,从小孩子们的劳动、守规意识,当然,玩耍中还注重孩子们从小并互相、协作意识等。 的是,这些在当时儿子所在的魔都幼儿园大都没有,儿子应也就可以了。     重回日本上小学,妻子    儿子  记知道了儿子因不国内幼儿园生活而急的在以头撞墙;当知道了5岁的儿子已经了抢上给占;当知道了儿子回家结巴的讲其它孩子的如何;当了在幼儿园春节上儿子被老师问道:你长大想做什么?儿子大声的是当,而不是像日本孩子那样在被问到时回答最多的是想当、、师、时,我,了。   再联想到本来已适应了日本那但却日子的,在魔都仅仅是由于和不遵守,到处鸣笛抢道,就把妻子和儿子几次挤到中间处于的。

联想到每每看到她们俩挤不上拦不到的可哀相(),自己就的生出的一种感来……我开始真正生出了应该让孩子回日本接受教育的,而当我把这个的告诉了妻子和儿子时,看到妻子那如释的,看到儿子那的雀跃样子,我,又愕然了,,一股莫名的也……  打道回东瀛后,儿子就开始上小学了,小学一至六年,在学习上儿子一直处于上游。 觉得与国内最大的就是,日本好像没有那么多课外,也很父母让孩子上各种或请。 感觉、更的倒是孩子的和各种生活,比如学、做、洗等等,此外,还觉得日本人在孩子快乐童年这件事上,家长与学校是有着相当的,一切,老师和家长只是起到一个、的。

  在儿子小学,有几件事倒是,其一就是日本的小学给食,日本小学是由的配餐制度。 借学校举行的家长之机,曾有幸从头至尾观看了一次日本的午餐。

  参观中,不时的被一个个所打动,参观后,回思起来,亦是良多……  中午,随着给食(配餐)的送到来,整个学校就进入了的午餐中,到,先是们按四至六人一组,把自己的凑到一起拼成,同时,班级的五六位给食当番(配餐)同学头戴白巾,身穿,系着,分别按分饭、分汤、分等。

  接下来,同学们排队领餐、就坐,然后按日本餐桌,的一声いただきます(读若:一打他给骂死。

含领受、之意)后,开始就餐。

当然,也和同学们一起吃的,其间。

饭后,老师和同学们一起而又的收拾、打扫,把教室还原成上的样子。 虽然看着貌似不难,但从那看似的中,还是让我们了一些。

比如,整个午餐过程们出来的自觉性、性和性,融培养学生的生活能力于餐食之中的教育等等,都给了我们很大的。   其次,日本小学的也打动了我,记得我们,每到六一儿童节开会的,虽然上写着第一第二,但那都是糊弄鬼的,都想争第一,因为拿到第一甚至只要进入了前三,都是有可拿的,奖品包括、本等,要知道,在那个一家之主的当时只有20元左右工资的,能得到免费的学习,那是的。

而且,运动会拿到好,还对期末学生有,而评上了三好学生还会有包括、学习用具等的,孩子们自然拼命了。

  而在日本的运动会上,不但没有奖品这一说,就是几乎所有的比赛,如、、共同上场的比赛等,重视的都是集体和亲子互动,从小培养孩子们的和。

  还有一点就是,日本的小学从没有像我们那样的培养三好学生学生一说,也没有期末不及格者留级一说,所有学生,绝不会把学生分出来,了每位学生的,真正做到了让小学生们从小就站在同一上。

  顺便说一子在小间令我们这些家长的事儿,那就是和儿子一起出门时,经常是儿子我这个父亲的,告诉我这样做会失礼,那样做规矩等等。 用句的话说就是:是汗。     儿子的    让我确信当初的选择没有  至于和,与我们一切为了高考而致使学生几无时间相比,日本的学校和家长虽然也非常重视孩子的学习,尤其是到了高中阶段,为了高考可谓是学校和家长双双备战,但还是觉得日本的初高中同样也重视学生的,个人技能的锻冶等。   这从每年的运动会上看到的学校各种如部、剑道部、部、部、部等等各专属的现场募集的中都可窥见一斑。 此外,学校还通过国内、国外修学旅行等让学生,外部,,以便在后顺利进入社会。   参加过儿子的初中毕业和高中毕业典礼,最的不是、政府及性的讲话,而是在他们发完言后,那些貌似不羁的学生们开始的大。 比如有的学生大声吼道:校长,我们还没玩够呢,怎么就把我们踢出学校啦。 还有的学生吼道:班老师,你把我们放走了,还有谁来受您啊。 也有的向同学喊道:后辈们,我们要走啦,欢不我们以后回来参加你们的运动会呀。

等等、等等,人,更让我们的是,每年的运动会,这些毕业的哥姐还真的相约成群回为后辈同学的运动会加油,真正的师生情、同学情在这里体现的。

  就这样了日本的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也没有有什么的儿子,顺利考入了明治大学部,时至今日,不仅学习优秀,而且还担任着大学语学部的和的长之职。

俺一辈子也没当上部长,更遑论委员长了,在儿子身上了。

  儿子今年大三了,按日本的就职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就职活动。 时问过儿子,将来想找一份怎样的,儿子想了想后回答说:的话想当一名警察或者进一家大的做傻啦力盲()。 问儿子:哪宰(为啥呢)?儿子答曰:当警察能帮助人还有不是很好吗?做一名司的,工作、收入都,也不用偶鸭(父母),不也很好吗?  听了儿子与候在魔都幼儿园在被问道相同问题时那想当总之回答完全不同的回答时,说实在的,父亲的我,竟然有一种释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