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一世新娘易天逍,苏浅小说

时间:2019-05-14 22:19 作者:admin

一世新娘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 主角是易天逍,苏浅的文章内容讲述了苏浅猛地想起自己的处境,昨晚那样赤裸裸供人观赏的事她再也不想经历,想到拍卖时那些淫声秽语和那些如同恶狼般盯着她肉体的眼神她就想吐!...“畜生!”男人毫不迟疑占有的那一刻,苏浅自牙缝中挤出一声怨恨。 “刚好和你一样!”如同蓄意一般,易天逍没有半丝怜香惜玉地展开强取豪夺。 撞伤他的母亲就跑,这女人凭什么来指责他的行为?原本他只想简简单单让她血债血偿,可谁让她非要以这种方式撞进他手里?苏浅陷入绝望之中,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齐昊宇俊美的脸庞,那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在她经历过这种事之后,两人恐怕真的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昊宇……”苏浅梦呓般吐出这个让她灵魂悸痛的名字,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易天逍蒙着欲色的眼睛蓦然眯起。 昊宇?齐氏集团的大少爷齐昊宇?那人不是马上就要和夏家独女夏清婉订婚了吗?天色微明时,苏浅自恶梦中醒了过来。

全身被碾压过般酸痛难忍,一条沉重的手臂还横在她腰间,男人温暖的呼吸喷在耳侧,引来她一身寒毛倒竖,也难怪刚刚一直在做恶梦,这样的睡眠她从未经历过!想起晕过去之前的一幕,苏浅的心头立即升起一股无法克制的屈辱和愤恨!她的一身清白就这么毁了?她求过这个男人,可他丝毫不发一点善心!目光敏锐地看到男人脱在床头柜上的衣物中混杂着一把匕首!虽说这男人的身份肯定非富即贵,可她现在只想杀了他!苏浅伸手取过匕首,回身毫不犹豫地向男人刺去!易天逍在她伸手取匕首时就醒了过来,发觉苏浅凶狠的动作立时抬手一把钳住了她的手腕。

“女人,想死吗?”阴沉冷酷的声音,完全不为昨晚两人的亲蜜之举留半丝温情。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苏浅眼底喷薄着恨意,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遭遇这种耻辱,让她还有什么颜面继续活下去?易天逍猛地翻身压住那具细软的身躯。

“想死还不容易?不过别忘了你是我的礼物,在我玩腻以前,你没有死的权利!”苏浅定定望着上方冷酷的面容,那人布满寒意的眼神、唇角残忍的弧度,让她大脑中蓦然闪过一丝久远的记忆。

“是你?”“总算认出我来了?”易天逍一把抽走那只匕首。

“还记得它吗?”苏浅偏了偏头,目光不由自主看向那把刀刃约有十二公分长的锋利匕首。

在她回到父亲身边之前,曾经有一次在放学路上遇到歹徒行凶,当时有一个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结结实实为她挡了一刀。 那匕首刺在他臂上鲜血直流,可那男人还是三拳两脚便放倒了几个行凶伤人的歹徒,不等她道谢便带着伤离开了现场。 苏浅对那人印象最深的便是那冷酷至极的眼神,这也难怪昨晚她见到易天逍俊美的脸庞却并没有想起那个人。 为了确定,苏浅侧眸看向那条撑在她脸侧的手臂,蜜色的结实肌理上果然有一处浅浅的疤痕……当日的恩人突然变成了眼下毁她清白的仇人,苏浅一瞬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我救过你的命,你打算用什么来还?再给我一刀?”易天逍垂眸,危险地直视着那双迟疑的眼睛。

不得不说,身下小女人长得真美!挺直的瑶鼻,丰润的红唇,冶艳得有如妖姬!苏浅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随着她的动作,易天逍目光蓦然转深。 “给你个最好的提议!不如选择肉偿……”那张俊美又邪魅的脸越靠越近,近到苏浅可以清晰感觉到温热的呼吸,顿时警醒过来,双手用力向男人结实的胸膛推去。 “你走开!”易天逍“唰”地一声将匕首掷了出去,反手捉住那双细软的小手按向苏浅头顶上方,牢牢将她控制在身下。

匕首叮入桌面的声响传入耳中,苏浅睫毛轻颤地看着上方霸道男人。

“我知道你花了钱,我可以还给你,只请你放过我。

”两人赤裸着身体,这样的造型实在是让人难堪!易天逍眸底闪过一抹嘲弄。 “放过你?”得罪过他的人还没谁敢这么厚颜求他放过。

“你开车撞伤我母亲的时候,为什么不救人反而选择逃逸?现在求放过,你觉得我易天逍是个这么好说话的人吗?”苏浅愣住,顾不得两人此刻暧昧的造型用力摇了摇头。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撞过你母亲。

”“红色帕萨特,车牌6213,敢说不是你的车?”易天逍直直看着那双清透的眼睛,想要从中看出身下人的心虚。 然而苏浅仍是一脸茫然。

“是我的车,可是我开车从来没有撞过人。 ”易天逍直觉苏浅不像在说谎。 难道是左进搞错了?还是其中有什么隐情?继而想到身下人好歹也是堂堂一个夏家养女,且不说她是不是夏家的私生女,总没道理会成为人肉商品出现在昨晚的拍卖会上!谁又敢保证其中没有阴谋?易天逍猝然撑身坐起来,冷静地开始穿衣服。 “事情真相我会查清楚,下船之前你最好老实点待在这里别乱走。 ”苏浅拉过被子将自己裹严,全身都在痛,这男人在昨晚那样对待过她之后,难道还想指望自己乖乖听他的话?易天逍利落地穿好长裤,似猜穿苏浅心思般回身冷冷看向她。

“别打歪主意,出了这道门,你会有什么下场我可不敢保。

这艘是什么船你应该清楚,像你这样的女人在这里就是玩物,你如果还想多让几个人品品你的滋味,我不介意你出去试试!”苏浅猛地想起自己的处境,昨晚那样赤裸裸供人观赏的事她再也不想经历,想到拍卖时那些淫声秽语和那些如同恶狼般盯着她肉体的眼神她就想吐!易天逍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苏浅这才闭起双眼任由眼泪默默流下。 得知齐昊宇要和姐姐订婚的消息,她的心里除了不敢相信还是不敢相信!曾经的海誓山盟呢?是谁说过她救了他的命,他的一辈子都是她的?齐昊宇是失去了记忆,还是背叛了承诺?然而一切还不等她去求证,她便被人在背后一棒打晕送到了这艘船上。 原本以为的背叛会发生在那个弃誓言于不顾的混蛋男人身上,想不到先用身体背叛感情的人反而是自己,这多讽刺!苏浅抹了会儿眼泪,终于静下心来撑身去洗澡。 她不会就这么认由命运摆布,更不会就这么承受一切不公!凭什么私生女就不能争取自己的感情?同样是夏家的女儿,除了她没有选择权的妈妈身份不同,她到底哪里不如她的姐姐?苏浅握拢十指暗下决心,她一定要回去问个清楚,齐昊宇,为什么放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