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灵媒事务所林朝暖楚辰翛小说阅读 灵媒事务所文本免费试读

时间:2019-05-15 20:58 作者:admin

灵媒事务所林朝暖楚辰翛小说阅读灵媒事务所文本免费试读完结小说《灵媒事务所》是青末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朝暖楚辰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通过跟女鬼的对话,林朝暖倒是差不多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

女鬼的确是民国初年被抢到徐府冲喜用的,只是她嫁进去不过月余,公婆就先后死亡,进而连那军阀也死在了暗杀中,是以俱都传言她命硬会克死旁人。

然而实际上...推荐指数:《灵媒事务所》第3章鬼宅免费试读通过跟女鬼的对话,林朝暖倒是差不多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 女鬼的确是民国初年被抢到徐府冲喜用的,只是她嫁进去不过月余,公婆就先后死亡,进而连那军阀也死在了暗杀中,是以俱都传言她命硬会克死旁人。

然而实际上,人都是被二房算计死的,他们眼睛放在了大房的财产上,对自己的父母以及二哥痛下杀手。 之后二房的男人看上了女鬼,强占了她。

又引起了二房少奶奶的嫉恨,将她磋磨致死。

女鬼当年是自缢而亡,怨气太大变成了厉鬼。

她在复仇以后就被缚在了宅里,再也出不去,也不能投胎。

吊死鬼要投胎,必须找一个替死的,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没有成功,直到徐颖进来。 她长得与当时二房的少奶奶有七成像,女鬼心里怨气沸腾,便想杀了她取而代之。

开始时只是制造一些小动静吓她,等到后来,她就可以短暂地寄宿在徐颖的身上,后又发现自己能够附在剧本上,出去就更方便了。

那是她第一次离开徐府,自是给剧组里制造出了不少的噩梦。

徐颖听了林朝暖的转述以后愣了许久,许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祖上还有那样的历史,也可能是震惊于那个女鬼还上过自己的身!也难怪自己竟然会上吊……此时原应在一旁终于像是缓过来了,他小声开口:“那、那个还在不在?”林朝暖回头看他,依旧是笑眯眯的:“在啊,就在那儿呢。

”她随手一指,正是床顶的方向。 原应又抖了抖,一想到刚才自己和女鬼有一个亲密接触他就浑身不舒坦,但还是对着林朝暖道:“刚才多谢林小姐了,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我就要……”那个“死”字卡在喉咙里,倒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林朝暖无甚在意,她摆了摆手:“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不用谢我。 ”原应舒了一口气,要了林朝暖的联系方式。

周围的人也都渐渐放松下来,导演上前问道:“林小姐,这、接下来该怎么办?”“我还要去宅子里走一趟,你们不用跟着了,让徐小姐与我一起就可以。

”林朝暖看向徐颖,她还在愣神,骤然听到有人叫她,才回了神,忙点头应下。 这戏今天自然是拍不了了,导演干脆给手下的人都放了假,由着林朝暖和徐颖先把闹鬼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别人也是看不到鬼怪,只是不管到底是真是假,也因为林朝暖的表现信了几分,再者说,能休息也是好事。 只是总是有人要上前找茬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周佳却是在一旁嘀咕了一句:“谁知道是不是和徐颖合起伙来骗人的。 ”这声音不大不小,偏偏被还留在场的几个人听到了,他们看向周佳,又看了看徐颖,心底生出几分了然。

林小姐这是被迁怒了啊。 实际上,从刚开机开始,周佳就与徐颖不对付,至于原因嘛,男色当前,争风吃醋。

周佳的助理赶紧拉了拉她,示意不要再说了,周佳却是甩了甩手,娇笑:“诶哟,我就是说着玩的啦,毕竟这种事,实在是不大好相信呢。 ”林朝暖歪了歪头,这个动作由她做起来实在有几分可爱,让导演都生出了爱才之心,原应更是有些看呆了。

周佳见此心里妒火上升,扯着嘴角道:“我听说你们捉鬼的都是能给普通人开天眼的吧?不如,你给我开一下?”导演这下也有些怒意:“周佳,不要胡闹!”只是周佳哪里能善罢甘休,她挑衅地看了一眼林朝暖,继续道:“林小姐能捉鬼,开个天眼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你确定要看?”林朝暖走近了她,眼睛里带着笑意。 周佳被看得不知怎么有些怯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林朝暖笑出了声,纤细白皙的手指划过了她的眼前,周佳只觉得一股寒意涌进了眼中,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看到了倏然放大在她面前的女鬼。

“啊——”一声尖叫几乎是把影视城都划破了,隔壁的剧组都在心里念叨,这剧组不知又出了什么事情,真是邪门。 周佳的这一声尖叫让本来还犹有几分不信的旁人都信了个十分,若不是真看到了什么,哪里会叫得这样惨烈?那小助理更是惨白了脸色:“周姐?周姐您没事儿吧?”周佳已是连话都说不出来,她指着林朝暖,声音尖锐而颤抖:“你、你对**了什么?!你说,你是不是跟徐颖联合起来陷害我?!我不要看了!我不要看了!”她拼命摇头,整个人已是癫狂的状态。

林朝暖摇了摇头,手起刀落,一个手刀把人打晕了过去。

助理连忙扶住了她,看向林朝暖的眼神中有些责怪。

林朝暖哭笑不得,但也懒得去纠缠这些事情,只是道:“醒过来就不记得了。 ”解决完周佳,林朝暖与徐颖便去了徐宅。 导演虽然很想去跟拍,对这些事情充满了好奇,但最终还是觉得命比较重要。 徐府在当年的事情以后就废弃了,全府上下唯一活下来的便是二房的一个儿子,也就是徐颖的祖爷爷。 他当年活下来以后远走他乡,经商成功后衣锦还乡。

到现在,徐家也算是胥城的一个老牌家族了。 徐府历经百余年,虽然是有名的鬼宅,但还是受到了很好的保护。 科技发展至今,古建筑保护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难,胥城便是有一大批古宅。 事实上,鬼怪灵异事件在现在也并不少见,正是因为科技发达,反而能够知道更多相关资料。 林朝暖抬眼看了看这阴森的宅子,现下如此荒凉,却是不难想象在过去这座宅子是如何的金碧辉煌。

宅子是南方的格局,过去必定是亭台阁楼、小桥流水一样不缺的,现在却只剩下荒草覆盖。

徐颖住进来以前徐家在这里稍作修葺,整理了一个厢房出来。 却是没人想到,这个房间在以前正是二房的少奶奶的房间,当年那女人也是在这里上吊的。 二少奶奶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便看到了吊死在自己床前的女人,吓得当场昏了过去。 那以后,徐府便频传诡事,不过一月,这宅子就成了死宅。

林朝暖叹息一声,手指扫过了天花板下方,那里,垂着一根别人看不见的绳子。 吊死鬼就是因为这根绳子,才不能投胎的。 “你是自缢而死,又染下杀孽无数,便是投胎也无甚好胎,说不定还要在地府受刑,不如,跟着我混?”林朝暖歪头一笑,就算知道她所说的事情恐怖无比,徐颖身为一个女人还是被萌了个肝颤。 女鬼知道吓不到人,现在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貌,虽说不上倾城绝世,却也是温婉可人的样子,她刚要说什么,就听到一个粗犷的男声:“小朝暖,你又跟我们地府抢人,不大好吧?”林朝暖抬眼看去,来人穿着一身黑衣,戴着黑色的高帽子,上书:“天下太平”,正是黑无常。

她嗤笑了一声:“这鬼一直待在上面为祸人间你们地府倒是不管,我一将她放出来,你们就上赶着收魂,我看,这不大合适吧?”女鬼愕然,没有想到竟是黑无常,她是民国时期的人,自然对鬼神之说犹有敬畏,现在看着林朝暖竟然能与黑无常叫板,顿时又觉得自己这一次被抓得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