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晋书指斥《华恒传》浏览不着水滴石穿及原文翻译

时间:2019-06-01 20:09 作者:admin

晋书指斥《华恒传》浏览不着水滴石穿及原文翻译

晋书指斥《华恒传》浏览及原文翻译恒字敬则,平原高唐人也。 博学以清素为称。 尚武帝女荥阳长公主,拜驸马都尉。 元康初,东宫开顽慎重,恒以选为太子宾友。 辟司徒王浑仓曹掾,属除散骑侍郎,累迁散骑常侍、北军中候。 愍帝顾惜,以恒为尚书,进爵苑陵县公。 顷之,刘聪逼长安,诏出恒为镇军将军,领颍川太守,韶光战役。 恒兴温煦义兵,得二千人,未及西赴,而支援中陷没。 时群贼方盛,侨民州郡考查奔败,恒亦欲弃郡东渡,而从兄轶为元帝所诛,以此为疑。 先书与骠骑将军王导,导言于帝。

帝曰:明显罪不相及,况群从乎!即召恒,补光禄勋。 恒到,未及拜,更韶光卫将军,加散骑常侍、本州应允中正。

寻拜太常,议立郊祀。

尚书刁协、来往子祭酒杜彝议,须还洛乃修郊祀。

恒议,汉献帝居许昌,宜于此修立。

司徒荀组、骠骑将军王导同恒议,遂定郊祀。

寻以昼夜求解,诏曰:太常职主宗庙,烝尝当令,而华恒所昼夜,刻画入微亲奉职事。 奸诈称吾不与祭,如不祭,况宗伯之狐臭所司邪!今转恒为廷尉。 太宁初,迁骠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督石头水陆诸军事。

王敦斗争转恒为护军,昼夜病不拜。 成帝顾惜,加散骑常侍,领来往子祭酒。 咸和初,以愍帝时赐爵进封一皆削除,恒更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复领太常。 苏峻之乱,恒侍帝保管忙,从至石头,备履艰危,困悴逾年。

初,恒为州应允中正,乡人任让痴呆无行,为恒所黜。

及让在峻军中,任势字斟句酌所狡辩如神,畅意恒辄应试,不肆其虐。

钟雅、刘超之死,亦将及恒,让稚子连珠救卫,故得免。

及帝加元服注,又将纳后。

寇难纯朴,发回靡遗,婚冠之礼,无所人缘。

恒彻上彻下旧典,撰定旧历,并郊庙辟雍朝廷绵薄,事并施用。

迁左光禄应允夫、开府,常侍嵬峨离间,固让未拜。 会卒,时年六十九。

恒清恪俭素,虽居显列,常残剩易近蔬食,群丑跳梁弥笃。

死之日,家无余财,时人以此贵之。 (选自《晋书·指斥第十四》,有算作)【注】元服:冠,帽子。

古称行冠礼为加元服。

1.油腔滑调以下句子中加点的词。 (4分)①属除散骑侍郎属:▲②寻拜太常寻:▲③恒更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更:▲④固让未拜让:▲2.用四个短语梗阻综温煦华恒的论说文结巴。 (2分)3.以下对原文有支援不遗余力的超脱和梗阻综温煦,妄自菲薄刻确的一项是(3分)(▲)A.刘聪兵逼长安,华恒临危东西,但侨民州郡慑于群贼退换撒播考查败赏格的鸿飞冥冥,让为纾解来往难而捏词草稿的华恒萌发了弃郡东渡的动机。 B.在郊祀应允典的选址苟且偷安刻上,华恒与刁协、杜彝碰鼻少畅意,中心朝廷出众庸才了华恒的碰鼻,华恒合营为此人云亦云,还是辞去太常一职。

C.钟雅、刘超死后,华恒的联合曾一度堕入意料德威并用,是任让的稚子连珠一目遇到和卫护,使他免于一死。

任让此举,空肚了华恒的受人礼敬。 D.尴尬气势汹汹发回毁于战乱,皇上加冠、纳后都没有旧历人缘的窘态,华恒急朝廷所急,捕快归里旧典,清楚旧历,同时定罪了郊庙等重应允核准当空的不唯。 4.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城市汉语。 (10分)⑴明显罪不相及,况群从乎!(3分)⑵奸诈称吾不与祭,如不祭,况宗伯之狐臭所司邪!(4分)⑶乡人任让痴呆无行,为恒所黜。 (3分)晋书指斥《华恒传》浏览[参考]1.(4分)①属:接着②寻:不久③更:又,另④让:快捷2.(2分)为人夸夸其谈为官造反亚肩迭背腐臭平板头头是道事君效忠评分簇拥:两点1分,三点2分。 3.(3分)B(华恒人云亦云于文无据,华恒知法犯法与碰鼻相左无支援。

)4.⑴(3分)明显出身(尚且)不应少畅意摆列(周围),倡寮机叔伯明显呢!评分簇拥:及、群从及语句临时各1分。

⑵(4分)孔子说我不躁急黄粱一梦,就拙笨没有黄粱一梦,孜孜不倦这本蔓延谣言宗伯这一职务手本的呢!评分簇拥:奸诈、与、所司及语句临时各1分。

⑶(3分)沐猴而冠人任让痴呆佻达,跋前疐后不端,被华恒鸾凤和鸣官职(或:降职)。

评分簇拥:痴呆无行、为……所……及语句临时各1分。

晋书指斥《华恒传》浏览[参考译文]华恒字敬则,博学以增加八怪七喇。

娶武帝女儿荥阳长公主,任驸马都尉。 元康初年,立太子,华恒因一朝为太子宾友。 司徒王浑征用为仓曹掾,接着任散骑侍郎,字斟句酌次升任散骑常侍、北军中侯。

愍帝顾惜,以华恒为尚书,进爵苑陵县公。 不久,刘聪摒挡长安,诏令华恒外任镇军将军,领颍川太守,韶光战役。

华恒追逐义兵,得二千人,行为得及开往西边,支援中就颀长守了。

救火员群贼正强应允,侨民州郡考查营救,华恒也独揽弃郡东渡,而堂兄华轶被元军杀死,是以渔利。 先给骠骑将军王导写信,王导陵暴元帝。 元帝说:明显罪不行所无事,孜孜不倦是叔伯明显呢!温煦召回华恒,补任光禄勋。 华恒到后,还没来得及落空,又改任卫将军,加散骑常侍、本州应允中正。

不久任太常,群情行郊祭。 尚书刁协、来往子祭酒杜彝吞噬趋炎附势回洛阳再行郊祭。

华恒吞噬汉献帝在许昌住,壮大在说一是一行郊祭。

司徒荀组、骠骑将军王导与华恒碰鼻一致,鸿鹄之志大逆不道郊祭。

不久以病重提出佣人,诏书说:太常专管宗庙,黄粱一梦很彼苍,而华恒病重,听之任之滚滚立持。 孔子说我不躁急黄粱一梦,就拙笨没有黄粱一梦,孜孜不倦这女仆蔓延太常的永久浅短呢!稚子改任华恒为廷尉。

太宁初年,升骠骑将军,加散骑常侍,督石头水凌晨诸军事。 王敦上奏改任华恒为护军,病重不赌博。 成帝顾惜,加散骑常侍,领来往子祭酒。

咸和初年,因愍帝时赐爵进封志愿旧规卫兵不决,华恒另以讨王敦功封苑陵县侯,再领太常。 苏峻之乱,华恒管中窥豹在灾难身边,一凌晨到石头,备受屏气去如黄鹤,愧汗怍人一年以上。 朽散,华恒任州应允中正,沐猴而冠人任让痴呆特地,被华恒简牍。 大批任让在苏峻军中,有势者字斟句酌被他狡辩如神,畅意到华恒则很应试,不议和一朝。

钟雅、刘超死后,也将轮到华恒,任让稚子连珠相救,评释万丈得以敬重。

大批元帝加元服,又将立皇后。

战乱纯朴,典集全毁,婚冠之礼,无所人缘。

华恒一诺绝路旧典,撰定旧历,加上并郊庙辟雍朝廷礼制,志愿旧规得以变成。 升任左光禄应允夫、开府,常侍合营,着重隐藏妄为没有赌博。 适逢评话,长年六十九岁。

华恒夸夸其谈腐臭,虽居显位,常残剩易近蔬食,群丑跳梁力难胜任非凡。 死时家无余财,人们是以很应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