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转变观念补短板 关口前移防为先

时间:2019-07-08 18:21 作者:admin

转变观念补短板 关口前移防为先

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经常开展地质灾害隐患排查和重点隐患点巡查,帮助群众提高识灾、避灾能力。

■以前对应急管理工作的认识多停留在灾后救援和灾后重建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新时代应急管理工作要求我们必须关口前移,防患于未然■老路子解决不了新问题,任何行动创新都是从转变观念开始的。 一些城市小雨大灾、农村地区事故多发,根源在于认识不到位■在总结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宁可千日不震,不可一日不防”的忧患意识和“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的责任意识■要从“一顶一底”上下功夫,抓好应急管理顶层设计,推动机构改革继续往前往深入推进,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增强部门间的协调性、区域间的协调性;夯实基层基础,加快防灾减灾基础设施建设,强化预警、应急准备工作,增强全民应急意识■难题的破解需要加强各部门、区域之间的合作。

现代的应急管理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要用更广阔的视野看待问题,单打独斗注定是杯水车薪自然灾害多发频发是我国的基本国情,经济增长、财富集聚、人口集中、城镇化发展进一步增加了自然灾害的复杂性、衍生性、严重性。

近年来,安全生产保持稳定向好态势,但仍处于脆弱期、爬坡期、过坎期。 眼下已经入春,防凌汛、防春汛等工作箭在弦上。 为解决好应急管理中的突出问题,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纷纷为强基础补短板支招。

转变治灾观念“转变观念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表示,以前对应急管理工作的认识多停留在灾后救援和灾后重建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新时代应急管理工作要求我们必须关口前移,防患于未然。

老路子解决不了新问题,任何行动创新都是从转变观念开始的。 一些城市小雨大灾、农村地区事故多发,根源就在于认识不到位。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副主任郑功成告诉记者,他参与过很多基层调研,发现应急能力不强的地区对防灾减灾的理解也很不到位。 2016年7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唐山时提出“两个坚持、三个转变”的要求,为防灾减灾提供了根本遵循。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唐山市民政事业服务中心主任杨震生对此深有感触。

他说,深入学习贯彻这一思想精神,关键在于处理好人与自然、防灾和救灾的关系。 在总结抵御各种自然灾害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宁可千日不震,不可一日不防”的忧患意识和“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的责任意识。

内涝灾害多发的江西萍乡通过多年摸索,找到了这种关系的平衡点。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萍乡市市长李江河介绍,通过建设海绵城市,做好城市系统规划与发展统筹,不盲目扩大城市建设范围,不随意改变空间格局,为城市保留自然的滞蓄缓冲空间。

“逢雨必涝”“小雨大涝”的问题得以纾解,秘诀就在于理念观念的转变。 人水共生的观点也得到了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教授周建军的支持,他认为水文灾害与人的治理能力是辩证发展的,早些“识破”致灾规律,提前排除重大隐患,应急管理工作就能早些掌握主动权。

建好“一顶一底”积跬步方至千里。 基础弱、底子薄是应急管理事业面临的一个现实难题,加上改革进入“深水区”,破题非一日之功。 “我们应当从‘一顶一底’上下功夫。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卫视首席主播席文认为,“一顶”即抓好应急管理顶层设计,推动机构改革继续往前往深入推进,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增强部门间的协调性、区域间的协调性;“一底”即夯实基层基础,加快防灾减灾基础设施建设,强化预警、应急准备工作,增强全民应急意识。 李江河表示,萍乡市应急管理局机构整合后人员已经基本到位,森林防火、防汛抗旱、地质灾害预防、防灾救灾等各项工作已经正常开展,但是基层应急救援体系建设还存在一些不足。

一是乡镇综合救援力量需进一步加强,乡镇作为最基层的政府组织,建立健全综合性救援队伍十分必要;二是基层应急救援指挥平台整合需进一步加快,由于涉及的部门多、技术标准杂、平台投资大,应急救援指挥平台整合难度大;三是基层应急管理队伍建设水平需进一步提高,新的应急救援体制业务范围更广、要求更高,而目前基层应急管理干部主体是原安监系统干部,迫切需要加强业务培训,提高基层应急管理队伍专业水平。

《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条例》已于不久前公布,《安全生产法》也启动了修订工作。

在法律保障方面,全国人大代表、国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乃科表示,防范重大事故,需要政府进一步加强依法监管,更需要企业严格落实主体责任,依法依规从事安全生产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澳门发展策略研究中心会长萧志伟认为,难题的破解需要加强各部门、区域之间的合作。

现代应急管理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要用更广阔的视野看待问题,单打独斗注定是杯水车薪。

盯住关键环节城市和农村是应急管理的重点。 全国人大代表、同济大学建筑材料研究所所长张雄认为,建筑安全是重中之重。 “你知道高层建筑的避难层吗?”张雄在解释自己的观点前发出这样的疑问。 他表示,大多数人对“避难层”没有概念,更不知道它位于高层建筑的哪个位置。

一般超过100米的高层建筑,必须专门设置供人们疏散避难的楼层。

因为一旦发生火灾,高层建筑的电梯停运,而消防云梯高度又无法满足救火需要,最好的避难办法就是逃至最近的避难层。 我们不仅需要按规定建好避难层,还应尽到告知义务,规范指示标志,让每个人都熟悉避难层位置。

“建筑安全问题在农村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更加突出。

”张雄指出,前不久福建、江西等地就发生了多起自建房倒塌事故。

因为缺少建筑规范,农村建筑往往暗藏危险,面对地震、泥石流等灾害时更是无力应对。 罗小云表示,农村的应急短板还受到人口结构的影响。

“十几年前,农村的家庭以中年人为核心,灾害来临时,他们在自救和救援方面能够发挥很大作用。

现在的农村‘空心化’现象严重,年轻力壮的中青年外出打工,留下的都是老人、妇女、儿童。 ”罗小云解释,这些群体灾难应对能力不强,一旦发生灾害,因灾致贫、因灾返贫的现象难免出现,为脱贫攻坚工作带来挑战。

此外,重大基础设施安全也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钱铭介绍,近几年,我国高速铁路建设发展迅速,在万公里的铁路网中,高铁达到了万公里。 随着铁路运营里程不断增长,铁路安全压力持续增大。

此外,由于高铁沿线安全隐患整治存在体量大、涉及面广、易反弹等难点,高铁沿线安全环境整治的任务复杂而艰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铁路总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卢春房表示,川藏铁路面临地形地貌变化剧烈、生态环境非常脆弱、工程非常巨大等难题,我们既要确保建设期安全,还要确保运营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