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我做舞剧讲述奶奶的一生深圳灵修

时间:2019-07-06 16:07 作者:admin

我做舞剧讲述奶奶的一生深圳灵修

小时候史晶歆和奶奶在一起。

爷爷和奶奶。 我的奶奶叫洪建美,出生在1931年1月31日,是浙江湖州人。

奶奶小时候生活非常优越,是湖州一个富裕人家的长女,听爸爸说,奶奶小时候生活很幸福,吃住和使用的东西,都是从上海运过去的。

后来奶奶长大后,嫁给爷爷,才随爷爷一起来到上海,住在杨浦区一个名叫“太和里”的弄堂里,变成一个开始支撑家庭的坚强女性,就好像王安忆笔下那些操持家庭的上海女性一样。 奶奶坚信日子会越来越好一个小时候生活如此优越的女性,一旦她们的身份发生转变,变成一个妻子或一个母亲时,竟然可以如此坚强,接受自己生命中截然不同的转变。

这也是我最为敬佩奶奶的地方,她的一生都在为家庭付出,一直到80多岁时,奶奶都还在坚持做饭,就好像她的一生就是为了给这个家庭付出,为了照顾丈夫,照顾孩子。

2012年,我从纽约回来,尝试做舞蹈剧场,当时希望从身边人的故事做起,在和奶奶聊天时,发现奶奶的故事特别打动我。 奶奶的一生,经历了上海的变迁史,可以说是苦难的,也可以说是波折的,但她一直觉得日子会越来越好。

这也是他们那一代人最普通和平凡不过的信念,对未来充满了一种坚定,并不会去质疑和抱怨。

她一直很乐观地生活。

就好像我说得那样,一切继续行驶在注定的路上,这条路仿佛只有一个动作序列:抬头,前行,微笑,拥抱,感恩。

小时候和奶奶感情并不深小时候我跟奶奶的感情并不深,一是因为我爸爸是知青,当时爸爸作为家中长子,不得不离开上海去兰州,后来在那里认识了妈妈。 所以我在6岁之前,都生活在兰州。

等回到上海以后,我就去了舞校读书,只有逢年过节才可以回家,所以我小时候很少在奶奶身边。 另外就是那一代人有很强的重男轻女的思想,所以我曾经一直觉得,奶奶很喜欢弟弟,不喜欢我。 但当我开始做舞蹈剧《活着就好》,开始采访奶奶时,我开始理解奶奶了。 通过创作过程中的交流,我一点点走进了奶奶的内心。 我发现奶奶其实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她很乐于跟我分享交流她的感受,哪怕这些感受是极为个人的或是悲伤的。

奶奶只有两个孩子,因为爸爸是知青,所以奶奶一辈子都和叔叔一家人住在一起,这其中经历了拆迁和搬迁,直到去年6月,奶奶过世,虚岁85岁。 奶奶生活充满自己的乐趣我对奶奶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奶奶是一个外形瘦小,内心强大的女性。

因为爷爷去世较早,奶奶一直在照顾家庭,她很有奉献精神,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就需要别人照顾。 当我知道奶奶小时候是一个生活优越的大小姐时,其实很难与她对上号。

奶奶把对生活的想象和浪漫,变成了一种坚强和平凡,她的生活又单纯,又充满她自己的乐趣。 记得2012年过年回家,我跟弟弟看电影到很晚,看完凌晨3点多了,肚子很饿,想找点儿吃的,结果把奶奶吵醒了,她拿一个小碗盛了一碗清水,加入几片年糕和青菜,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不一会儿就做好一碗年糕青菜汤。 当时感觉既吃惊又很温暖。

史晶歆口述北京晨报记者何安安整理(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