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司礼监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05 15:05 作者:admin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司礼监最新章节

杨镐的客人是朝鲜使者,因为驿站外面有不少朝鲜护卫兵马。 他们特有的装束,让魏良臣看的颇是有趣。

蒋方印进去通传了一声,然后出来告诉魏良臣,钦差大人正在接见朝鲜光海君派来的使臣郑仁弘,请魏副使稍侯。 光海君即如今的朝鲜国王李珲。 万历二十年壬辰倭乱爆发后,李珲被闪电式地封为王世子,并临危受命,分朝抚军,为朝鲜击退日本入侵作出很大贡献。

但是他的地位一直不稳,世子身份始终未能得到宗主国明朝承认。

直到去年朝鲜国王李蚣薨逝,李珲才得以即位。 因为李珲去年才即位,所以明朝这里,尤其是辽东的文武还是习惯称呼他为光海君,这是他早年的封号。

说起来,光海君和杨镐的私交很好,当年和明军打交道的主要就是他,因此和杨镐接触很多,深得杨镐欣赏。 杨镐在蔚山之战前,便曾有意上书朝廷请朝鲜王退位,由光海君继位。 杨镐此举显然是希望朝鲜方面事权统一,由强硬的光海君主持国政军务,有利和明朝联军共同抗倭。 后来杨镐因蔚山之战被罢,此议就不了了之。 朝鲜方面,因为光海君的功绩,国内曾先后五次遣使请求册封光海君为王世子,理由是他贤明且有功于社稷,而长子临海君则有病且做过俘虏,结果均被明朝方面以违背长幼之伦为由拒绝。

当时明朝也在进行国本之争,万历皇帝宠爱次子朱常洵,大臣们则要求尽早立长子朱常洛为皇太子,礼部自然不会同意在藩邦开了立次子的坏头,所以光海君是受到了明朝内斗的连累。

光海君即位后,因当年明朝未能同意他即位,也不承认他的王世子地位,心中一直存有芥蒂。

这一年多,和明朝的辽东方面,尤其是都指挥使司李成梁闹了不少矛盾,为此光海君下令要关闭互市,双方关系可谓是十分紧张。 故而北京的赴燕使,听说大明皇帝重新启用老经略杨镐为钦差赴辽东后,立即往国内报讯。 这个消息让光海君很是高兴,他希望当年一直支持他的杨镐能够为他解决和明朝辽东文武的矛盾,便特令大臣郑仁弘前来辽东拜访杨镐。 郑仁弘是朝鲜国内大北派党人,礼部判书。

这一党一直积极支持光海君,从而在光海君即位后占据朝鲜权力中枢。

魏良臣对朝鲜国的情况了解的不是太多,只知道十年后萨尔浒之战,朝鲜曾派都元帅姜弘立带兵助战,结果这个姜弘立竟然在战斗关键时候率三分之二的朝鲜兵投降,只左营将军金应河率千余人和明军一起死战,终力战而死。

姜弘立及其部投降的朝鲜兵后来一直为建奴效力,是建奴早期的火器主力。

直到伪清入关前,清军之中也一直有朝鲜火器兵助战。 其它的事情,良臣便不太清楚了。

人家有事,等就等吧,他无所谓,也不好跟蒋方印打听朝鲜人找杨镐做什么。 等了片刻,却发现边上的郑铎神情越发难看,阴沉无比,甚至目中还有凶光。

这让良臣吓了一跳,忙将郑铎拽到一边,问他为何如此。 “大人,那郑仁弘当年侮辱过我的母亲。 ”郑铎咬牙切齿,看他样子,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冲进驿站将郑仁弘一刀捅死才好。

“有这事?”魏良臣一时没反应过来,心里很是诧异,朝鲜人也敢侮辱明朝妇人?“大人,家母是朝鲜贱籍。 ”郑铎没有隐瞒,坦诚相告。

“这么说,你是朝鲜人?”魏良臣明白过来,闹半天这郑铎非是汉人。

“从前是,现在不是。 ”郑铎语气很是坚定。

“你认识那朝鲜使者?”良臣觉得这内中怕有什么隐情。 郑铎迟疑了下,告诉魏良臣,郑仁弘其实是他的叔叔。

但不管是他的父亲还是这个叔叔,都没有将他和他的母亲当人看。

有一次郑仁弘趁兄长不在家,强行奸.污郑铎的母亲。

后来此事被郑铎父亲知道后,并没有跟弟弟算账,反而将怒火发在郑铎母亲身上。 终有一次酒后将郑铎母亲活活勒死,酿成子弑父的悲剧。

听完郑铎所说,良臣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只能轻叹一声。 正琢磨着既然郑铎和那个朝鲜使者相识,还是要郑铎先避一避,免得被撞见不好收拾,却听郑铎恨恨说道:“大人,我要宰了郑仁弘!”郑铎的这个要求可真是惊到魏良臣了,说是胆大包天也不为过。 就是他魏良臣,也不敢有宰藩属国使臣的念头。

至于建州那边,可不是藩属,而是臣属。 无论是法理还是现实,建州左右卫都是大明正儿八经的指挥体系。

在性质上,建州属于叛军,或者说即将叛乱的兵马,所以魏良臣对付他们,没有心理压力。

但朝鲜国不同,这使者是不能随便宰的。 外交无小事,民族大于天啊。 良臣正要训斥郑铎胡闹,话到嘴边,鬼使神差的又变了,他很好奇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宰了这个使者?”郑铎想都没想就说剌杀。

“你可曾想过,朝鲜使臣死在我大明境内,对两国邦交会有什么影响?”良臣嘴里这么说着,可心里却觉有些剌激。 “我不知道。 ”郑铎想了半天,给了魏良臣这么一个答案。 他真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只想杀了郑仁弘,哪怕对方是他的亲叔叔。

“那你可想过,若此事被人发现,我这舍人脑袋八成也保不住。 ”厉害关系,良臣还是要考虑到位的。

不能因为对郑铎的欣赏,或者说是为了拉拢这人替自己卖命,就把自己给豁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朝鲜眼下,和明朝,和他魏良臣,都没有利益冲突。

所以说剌杀郑仁弘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一招昏棋,吃饱了撑的才去做。

“大人,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郑铎沉默了片刻,垂下了脑袋。

“要报仇,不急在一时,等将来有机会,咱们再议这事。 ”魏良臣宽慰了郑铎几句,视线里,几个朝鲜官员走出了驿站,为首一人约摸五十多岁,胖胖的身子,满面红光,面带笑容的和周遭人说着什么。

魏良臣心想那人怕就是郑仁弘了,担心郑铎会控制不住情绪冲过去,还好郑铎虽然拳头一直紧握着,呼吸也很急促,但始终沉默,默默站着。

朝鲜使团出来后便上马离开了驿站,并不曾对魏良臣他们有过注意。

“舍人,我家大人有请!”蒋方印微笑着过来请魏良臣入内,魏良臣点了点头,请他当先带路。

进了驿站,良臣想着杨镐乃是文官,又是做过经略主帅的大佬,想必跟后世电视剧中那些大官一样,很是注重礼节,所以呆会自己表现的一定要恭谨,不能给这位大佬轻浮之感。 不曾想,刚进屋,视线内一个矮胖子正挼着袖子对边上两个将领模样的壮汉骂道:“妈拉个逼的,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仗不打白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