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书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时间:2019-07-11 17:15 作者:admin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书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林宇放下酒杯,看着这位老神棍,轻笑道:“你怎么知道我骨骼惊奇?”“长的英俊帅气难道不是骨骼惊奇?”老神棍认真道。

林宇愣了愣神,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从桌上翻过一个酒杯,便倒了一杯半成品的茅台酒,屈指一弹,酒杯便是滑到了老神棍身前。

杯中的美酒,一滴都未洒出来。

对于才气的控制,林宇也愈发的得心应手起来,这一幕,倒是让老神棍惊疑出声。 深深地看了眼林宇后,老神棍便是端起酒杯,鼻子闻了闻,一脸的陶醉之色,浅啜一口,顿时整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妙!果然不是武陵酒,敢问公子,这酒何处有?”老神棍目光炙热道。 林宇猜不准这老神棍的身份,总觉得这老头气质非凡,就算是神棍,那肯定也不是一般的神棍,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展露出一副童叟无欺的笑容,道:“这酒整个大夏就只有这一点,老人家若是想喝,这酒就送你了……”老神棍狐疑道:“这不大可能吧,这酒怎么可能就这么一点,不过若是送给老夫,那倒也不介意多少。

”老神棍心安理得地收了林宇送上门来的美酒,整个人乐呵的得快要得意忘形了。 看着半成品的茅台酒,就像是在欣赏完美的女子胴体,嘴角渗出了晶莹的口水。 林宇看到老神棍这副寒碜的模样,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对方可能真的只是个神棍,其实没有什么不凡之处。

吃饱喝足,林宇也不打算在酒楼逗留,这半成品的酒他也没想过再要回来。 朝着老神棍拱了拱手,道:“老人家慢慢喝,慢慢吃,晚生还有事先走了。

”“去吧!去吧!记住老夫的名字唐山伯……”老神棍唐山伯挥了挥手,示意林宇快点离开。

“唐山伯?不认识!”林宇摸了摸鼻子,离开了这家酒楼,但那老神棍却是看了眼林宇的背影,忍不住狐疑了起来。 “他难道不知道老夫是谁?”唐山伯的心情有些烦闷了起来,对林宇的不识货感到愤慨。 但显然美酒对他的疑惑更大,很快便继续陶醉在了酒香之中。 ……文书阁在城中的一座小山坡上,上山的石梯打扫的一尘不染,在山脚下的空地上,竖立着一块石碑。 这块石碑有个名字,叫做天书榜。 自每个郡城设立文书阁后,高八米宽五米的天书榜也随之建立,寓意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 共分为天地玄黄四个榜。 但凡有引动天地才气共鸣的诗词文章出世,可以由人推荐到文书阁的顶楼,有三大长老鉴定是否达到放榜的要求。

只要达到放榜的要求,便会有文书阁的学子下山,将诗词文章张贴在天书榜上,根据诗词文章的等级而放出相对应的榜,并存在榜上三个月。 届时,整个大夏的天书榜也都会知道放榜的诗词文章,所著者是谁。 林宇在文书阁山脚下,抬头看了眼天书榜的石碑,上面光秃秃的一字未显。

说明最起码三个月以上,没有天地才气异象的诗词文章入阁了。 林宇目前对天书榜没有任何想法,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没必要为了单纯的扬名,将好的诗词文章无脑吐出来。 进入文书阁的学子不少,三五成群结伴同行,这些人都是有功名在身的学子,一路上还在探讨诗词歌赋,互相吹捧,惺惺相惜。

文书阁坐立在山坡上,通体由黑色的玄石打造,坚硬无比,就算文人的才气轰击,也不见得能够留下痕迹。

毕竟文书阁里的藏书,都是弥补珍贵般的存在,很多甚至都是的孤本,价值连城。

也幸好林宇这些天博览了郡守府的群书,知道了不少关于文书阁的事情。

正是因为了解,才对它格外好奇与向往,没有学霸不爱浩瀚的书海。

林宇做了两辈子的学霸,自然也不例外。 然而,这世界上总有人阻挡那些向往学霸之路的好学之人,譬如,林宇现在就被文书阁的护卫阻拦住了。 “你是学子?”护卫是个脸上长了些许青春痘的青年,一脸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林宇。

“我不是学子,但正在努力成为一个学子。 ”林宇轻笑道,诚实的像个三好学生。

那护卫怨念无比地看了眼林宇那张脸,恨不得抽出腰间的长刀,毁掉林宇那张女人看了朝思暮想的脸。 “不是学子赶紧滚,否则别我怪刀下无情。

我就说嘛,像你这么大的人,能成为学子那才叫见鬼了。 ”护卫板着脸道。 进出文书阁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林宇这般年纪的少年郎,考取功名,没有多年的勤奋苦读,卧薪尝胆,根本不可能高中。

林宇冷笑了两声,道:“我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没打算离开,你让文书阁的负责人过来。

还有你……怕是不想吃皇粮了!”铿!那护卫本就恼火林宇生的一张小白脸,见林宇语气很冲,直接抽出长刀。 日光下,刀身散发着刺目的寒光。

“你这是打算武力驱人了吗?”林宇站在原地不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给他十个胆子,也不见得对方敢无故伤人。

“好你个贼子,胆敢强闯文书阁,弟兄们,这里有人企图窃取文书阁书籍,拿下此贼!”然而,那护卫却是高声吆喝了两句,顿时有十余人持刀护卫围了过来。 林宇眼皮子跳了跳,这小子够狠啊,居然直接给他按个贼子的身份,如此一来,拔刀伤人也不是不可能。

果然,武陵衙门里的这些家伙,简直就是不讲理的兵痞。 “放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这些护卫围了过来,嘴角带着狞笑,仿佛许久未曾活络筋骨,如今打算拿林宇来热身了。 “管你是谁,我们只知道你是企图窃取文书阁珍贵书籍的贼子,弟兄们,先毁了他的脸……”那脸上长者青春痘的家伙,似乎还是众人的老大哥,一声招呼,各个都嗷嗷叫的扑了过来。

那模样,林宇就像是入了狼群的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