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树上的红苹果 傲妃:医手遮天

时间:2019-07-11 17:15 作者:admin

树上的红苹果 傲妃:医手遮天

“家主呀,你毁了我们东方世家呀!”面对东方世家太上长老的悲呼声,张彤琰微微一笑道:“老头,你就不要怨天尤人了,与其让东方天鼎一直被你们东方世家埋没,倒不如让我收走,何况这东方天鼎原本就是我们傲妃宫的东西呢?”张彤琰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此话一出,顿时让东方世家太上长老瞪大了双眼道:“你,你,你是傲妃宫的人?”“老头,不错,我就是傲妃宫的未来宫主,好了,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在你们东方世家逗留了,你回头给我师尊和东方家主说一声就是,傲妃宫早晚重临这片天地之间。

”张彤琰身影一闪,消失在东方世家的典籍室,原本典籍室的无上防御系统,对张彤琰形同无物。

漆黑的夜中,并没有繁星点点,处处透着诡异,一男一女两人,疾行在一条大道上,突然前面出现了六名黑衣人,全身上下被黑衣,黑巾包裹,唯独两只眸子『露』在外面,让原本诡异的夜,再次添上了一层『迷』雾。 “你们是什么人?”男子开口道。 “少爷,家主有令,这个女人不能去齐天门,所以还请少爷见谅。 ”六名黑衣人的为首者开口道。

从黑衣人的话中,不难发现,这个被叫做少爷的男子,正是齐天门少主诸葛冷云,他身边的女人,自然就是张彤琰了。

诸葛冷云眉头一皱道:“混蛋,你们到底什么人?不要告诉我你们是齐天门的人?”“少爷,虽然你可能不相信,可事实上就是这样的,现在少主如果回心转意,还来得及,否则,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灭了这个女的。

”张彤琰表情淡定,没有一丝紧张的意思,不过双眸撇了一眼诸葛冷云,让诸葛冷云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栗。 原本就因为张彤琰的父亲或许被自己的父亲抓走,带着深深的积怨,好不容易说服张彤琰随自己去齐天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诸葛冷云是真心爱着张彤琰的,甚至可以为张彤琰去死,所以对诸葛冷云来说,凡是阻碍这些的,都要扫除,哪怕这些人,真是齐天门的人,他也在所不惜。

“刷!”七星宝剑瞬间出窍,耀眼的金芒顿时闪现,对,就是金芒,诸葛冷云经过了东方天鼎里面的洗涤,又在张彤琰的如意金箍界之中修炼,修为自然有所提高。 张彤琰冷眼看看对面的六名黑衣人,眉宇之间带着一丝疑『惑』,她心里很清楚这六个黑衣人的实力,清一『色』的六级魂皇巅峰境界,和诸葛冷云修为相当,不过还不是诸葛冷云的对手。

“少爷修为好像突破了,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杀!”杀字出口,六名黑衣人目标锁定在张彤琰,冲出的同时,诸葛冷云的剑也到了六人面前,六人原本冲向张彤琰的身影,顿时一变,六把战刀同时出窍,将诸葛冷云围在中间。 张彤琰双眸微微一愣,瞳孔猛的一缩,她终于发现了不对,只见六名黑衣人同时挥出一刀,和诸葛冷云的剑芒遥相呼应。

这不是张彤琰担心的,张彤琰恐惧的是六人即将自爆的身体,魂皇巅峰境界,即使在五大势力,也算是上上之选的人物了,能够让他们选择自爆,这背后的势力,可以想象。

张彤琰想到诸葛冷云这个男人,可能就会在六人同时的自爆中丢掉『性』命,心里不由的一疼,身影一闪,空间穿梭箭启动,瞬间出现在即将爆炸的战圈之中。 “轰!轰隆隆。 。 。

。 ”强大的爆炸声,顿时惊醒了整个夜空,漫天的烟尘遮掩了众人的眼睛,不过在高空之上,一双冰冷的眸子,清晰的看到了烟尘之中的张彤琰。 “咦!竟然如此强悍,在六个魂皇巅峰高手的自爆中完好无损,看来这个张彤琰,不是普通的魂宗呀。

”正如高空之上神秘人说的那样,张彤琰突破了,在东方天鼎入体的那一刻,她就突破了,正宗的魂宗境界,虽然只是普通魂宗,不过阴阳神针达到了第七层针元的境界,足以让自己横扫魂宗境界无敌手。 当漫天的烟雾散去,重新恢复原有的漆黑,张彤琰冷冷扫过周围倒下去的六个黑衣人,意念一动,将强行拽入自己体内如意金箍界的诸葛冷云放了出来。 诸葛冷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张彤琰开口道:“看看他们都是什么人?我想应该不是你们诸葛世家的人才对。

”开玩笑,如果诸葛世家的人敢来暗杀自己的少主,那天下就真的『乱』了。

诸葛冷云将六名黑衣人的面巾,依次取下,发现自己都不认识,他当然能够从六人的死状看出是自爆身亡,想到刚才张彤琰将自己强行带入如意金箍界,心里顿时一暖。

“彤琰,你没有事吧?”诸葛冷云关心道。 张彤琰扭头看看诸葛冷云,看着自己选定的这个男人,想到傲妃宫上任宫主最后的遭遇,不就是毁在一个男人的手上么?“诸葛冷云,如果你负我,我会让你诸葛世家陪葬,也会让这个天涯山脉成为屠宰场。

”一句话嗜血的警告,也代表了张彤琰在乎自己的心,诸葛冷云满意的笑道:“即使这个天下全部对不起你张彤琰,我诸葛冷云也会在你身边,走吧,我要让齐天门的人都知道,你是我诸葛冷云的媳『妇』,我要父亲答应咱们之间的事情。

”“少来,我去齐天门,可不是嫁给你去的,我要调查我父亲的事情。

”张彤琰冷然道。 热脸贴了个凉屁股的诸葛冷云,并没有因为张彤琰的话而生气,而是一脸傻笑道:“恩,走吧,彤琰,我们齐天门在一处荒岛之上,我们的修为没有达到魂宗境界,还不能飞度那么远的地方,只能乘坐船只了。

”张彤琰听诸葛冷云的话,眉头微微一蹙,她虽然知道自己能够带着诸葛冷云飞行,可是想到自己地球新世纪的时候,自己也曾经乘坐油轮,去国外参加医学盛会,心里对船只,顿时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