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幸福来敲门,严歌苓“一根筋”赚爱情

时间:2019-07-08 15:16 作者:admin

幸福来敲门,严歌苓“一根筋”赚爱情

严歌苓是海外华人作家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以中、英双语创作小说,是少数多产多奖的小说家之一。

近几年来,她的作品《一个女人的史诗》《幸福来敲门》《小姨多鹤》《梅兰芳》《铁梨花》等被搬上荧屏和银幕。 2011年底,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热映,使人们再次关注起这部电影的原创者、被称为翻手为苍凉,覆手为繁华的女作家严歌苓。 她笔下的女主角大多爱得浓烈,从不吝啬和惜力,而这也恰恰是严歌苓的爱情观,她用一根筋的爱情方式赚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弃官追爱结佳缘  严歌苓出生在上海,祖父和父亲都是作家,母亲是演员。 1989年,严歌苓和前夫李克威因分隔在两个国家,距离日益拉开,最后离婚。 一次失败的婚姻,让独在异乡的严歌苓的内心陷入了痛苦和孤独。

  有一天半夜,严歌苓一个幼年时期的女友,突然打来电话要给她做媒。 那天下午6点半,严歌苓如约来到女友的公寓。 朋友出去购物,她负责准备晚餐。

就在她扎着花围裙在厨房里忙碌时,门铃响了。

一个大个子美国青年立在门口,脖子上的细链吊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美国国务院/劳伦斯·沃克。 严歌苓心想,就是他吧?然后礼貌地和劳伦斯握了握手。

劳伦斯操着一口东北普通话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他这一口带着儿化音的东北腔,让严歌苓顿觉亲切:你的中文讲得果然很好!劳伦斯更得意了,我曾在中国沈阳的美国领事馆任了两年领事,我还会说地道的东北话呢。

  然后,他一边看着严歌苓做饭,一边和她东拉西扯起来,三句话必有两句会逗得严歌苓大笑。 幽默至此的人,严歌苓还是头一回遇见。 谈了近一个小时,她发现不是她拿他练英文,而是他拿她练了中文。 劳伦斯也对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作家一见钟情。   有一天,严歌苓和劳伦斯刚走过国务院台楼附近的一条街,劳伦斯平时的嬉闹逗趣不见了,他警觉地对严歌苓说,你最好装着不认识我。 严歌苓纳闷地问,为什么?劳伦斯尴尬地说,我不想让熟人碰见。

严歌苓倒没觉得难堪,她自认为还不至于使一个并肩走路的男人难堪,她故意半打趣道,怎么了,跟一个中国姑娘一道走有伤体面?劳伦斯忙解释,绝对不是因为你,你知道美国外交官是不允许跟共产党国家的人结婚的。

严歌苓挖苦道,那就不要和我建立密切关系。

这一说,劳伦斯急了,为了你,我宁愿失去我的职业。 对于这个精通八国语言的三十二岁男人,外交官职业是最合适劳伦斯的。

他天性爱游走,着迷全世界的各种人文、地理,辞去外交官的职业,无疑是一种牺牲。

严歌苓被他这份爱深深地感动了,但同时她也多了一份担心。   严歌苓的担忧很快应验,一年后的一天,她刚到学校,就有同学告诉她,有个FBI(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家伙来调查她的情况。 严歌苓惊惶地给劳伦斯打电话,原来在不久之前的一次外交官安全测试中,他在表格中填了她的名字和背景材料,并对他们的关系阐述中写了趋向婚姻。

随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严歌苓就不断地接受着FBI的骚扰,调查、审问,还要求做测谎。 严歌苓终于愤怒了,她在电话里冲劳伦斯吼道,你别再跟我来往了。

劳伦斯吓坏了,第二天就抵达芝加哥,深情地对她说:没有玫瑰,我以我的心为信物,向你求婚,我要兑现我的诺言,给自己最爱的人撑起一生的幸福!  为了能和严歌苓结婚,劳伦斯选择了放弃前途无量的职业,这个对感情一根筋的男人打动了她,她没理由再放走他。

1992年秋天,这对经历了一波三折的恋人结了婚。

  王老乐家一对活宝  得益于自己的语言天赋,劳伦斯在德国政府资助的商会找到了工作。 而婚后的严歌苓无后顾之忧,渐入写作佳境,成为年年都出版作品的高产作家。

因为劳伦斯机智幽默,严歌苓给他起了个中文名字叫王老乐。

  1993年,李安购买了严歌苓的小说《少女小渔》的电影版权,严歌苓开始做编剧。

但那时候,他们过得并不算富有。

严歌苓像许多中国女人一样,除了写作,还要煮饭,打扫卫生,将丈夫的所有衣服熨好。

她当然也会对这种保姆式的生活偶有抱怨。 有一天,严歌苓因为写字卡壳了,心情正糟糕,那天的晚饭她马虎应付了事。 王老乐提出了抗议,严歌苓的拗脾气上来了,噼里啪啦冲劳伦斯发了一通火。

劳伦斯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他很严肃地对严歌苓说,亲爱的,你刚才的那个句型不对,应该是这样的……本来还在气头上的严歌苓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再一回味马上绷不住笑了起来,你这个老乐啊,真是……原本一场小冲突就这样被一笔带过。

通过这事严歌苓有了经验,她和丈夫平时交谈一般都用英语,但吵架用母语好像更得心应手,因为万一英语用错了什么词而引起更大的误会,性质就完全变了。

  美国人特别讲究家庭中保持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不可以大声喊叫。 刚开始严歌苓很不习惯,她会对劳伦斯说,你怎么不吃药啊!你怎么回事?好像训斥一样。 有一回劳伦斯十分委屈地望着她说,亲爱的,我好像没有犯错误,你不能温柔点吗?严歌苓这才明白,自己习惯的语气其实有意无意中已经伤害到了丈夫。

此后,劳伦斯让她不高兴的地方,她会告诉他,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讲话,王老乐便会认真地回答:好的。   不吵架也有赌气的时候,一次他们发生冲突,严歌苓赌气说我要去汽车旅馆,老乐也不知道哄和挽留她,还说天太晚了不安全,我开车送你去吧。 当场没把她气翻过去。

家里有老乐这块活宝,严歌苓再怎么也气不起来了。

但看起来慢吞吞的王老乐也有脾气急的时候。 严歌苓是个马大哈,有时候会干很愚蠢的事情。 有一天,她把炉子点着人去做了别的事,菜烧糊了锅烧穿了,当她想起来时厨房中已经是一片烟雾缭绕的狼藉。

劳伦斯回到家时,看到消防员正站在自家门口,他以为出了什么危险,顿时失去了儒雅风度,天啊,你还好吧,怎么能这么不小心!那是劳伦斯第一次在严歌苓面前表现出失控,他因为紧张而吓得脸色惨白,额头上全是汗。

虽然劳伦斯后来道歉,是他的语气不好。 但面对丈夫的责怪,严歌苓反觉心里暖暖的。 1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