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凤逆天下:尊上,请下位 情的笔顺

时间:2019-06-22 15:31 作者:admin

凤逆天下:尊上,请下位 情的笔顺

神殿,七人面色微变。

/p北幽凛轻轻抬手,化解掉洛日夜的凌厉一击,沉声对其他蠢蠢欲动的男人说道:“她还在睡。

”/p洛日夜冷哼一声,不语阳的视线更加冰冷。

/p年亚澜则是缓缓起身,带着一丝并不亲善的浅笑:“既然尊将人送来了,那么多谢,好走不送。

”/p若不是必要,他不想与尊为敌,他更希望的是这个最难缠的男人离阿连远一些。 /p“既然来了,本尊不急着走。

”毁看向他们的时候,嘴角总是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冷讽。

/p随银连一起来红衣教神殿,意味着他要认同这些人的存在,但这并不代表他要给他们好脸色,特别是在银儿看不到的地方。 /p他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他接受后果。

/p银儿不在的一百年,他一个人在神之尊域想了很久,坐在王座,第一次感受到了冰冷孤寂。 没有她的世界,单调得只剩下黑白。

/p不是没有想要环绕在他身边的女人,可惜,银儿不在,他的杀意正盛,根本控制不住的杀人。

/p王座下的金色台阶都被染成了红色,整个大殿都弥漫着血腥味。 /p或许这是苍的安排吧,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劝住他的人。 也唯有如此,世界才能维持相应的平衡。 /p毁抱着银连,理所应当的坐在了她的王座,阖目。

/p北幽凛最懂老朋友的性子,面微微诧异,遂即释然,叹了口气。

/p残凤的目光极其不善,年亚澜脸,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洛日夜已经进入了警戒备战的状态。 /p他们七人至少是经历过百年的退隐修炼的配合,又经历了这一百年的磨合,但尊不同,那狂傲目无人的性子,怎会甘愿屈居人下?/p谁都知道,尊是最不可能合群的人,甚至很可能在这神殿动手。

/p可毁只是淡淡说道:“从今往后,本尊搬来神殿。 ”/p座下七人的目光,立刻锋利如刀,一瞬间安静的神殿,杀气四溢。 /p然而尊强要入赘,也没有人拦得住。

/p……/p承诺给残凤传承血脉,偏生万花圣舍不得动用银连的生命精血,终于在某天,银连怀孕了。

/p作为生命之神,生衍之事,自然平常人要更简单,照样该吃吃该喝喝,丝毫不以为意。

/p这期间,残凤几乎没让万花圣出来过,一直仔细小心的照看她。

银连笑他紧张得过了头,自己身为生命之神,本身要创造生命,也只需耗费些神力罢了,他偏要用这种方式。

/p残凤只笑不答,潋滟的桃花眼眯起,明媚的如同春光。

/p他自然不会说他的小心思。 /p至于其他的男人,在这段时间里,几乎视残凤为眼钉肉刺,毁只要见到残凤,眼好似带着冷讽。 /p他先前从未后悔过灭凤凰一族的事,但现在,他后悔了。

/p早知道不应该留什么后患,一锅端了才好。

/p将近一年,银连生下了一只小凤凰,残凤终于松口气的同时,年景青带着不争气的儿子年亚澜叩响了大门。 /p一把年纪的年景青一进门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诉说了这万年来与祈北一起复兴红衣教的艰难险阻,以及年亚澜的不配合,最后误会虽然解开,但几次对银连造成的困扰与阻碍之罪,他想以死承担。 /p银连自然不会答应:“那时你并不知晓我身份,所作所为也是为了红衣教,我怎是蛮不讲理之人,会计较这些?快请起。 ”/p年亚澜这次出的乖巧,站在年景青的身后。

他们父子俩虽然不对盘,但在这件事,似乎达成了某种一致。

/p在她扶起年景青的时候,这老人家依然流着眼泪摇头道:“我此生也没有别的追求了,只希望年家能够有后,无极城能够一直传承下去……”/p果然!/p银连嘴角一抽,知道年亚澜不可能这么乖巧,原来是父子俩串通了,阴谋!/p而这种情况下,她是绝不可能把人赶出去的,要是让别人见到年景青哭哭啼啼的,她在外面的名声,怕是变成虐待老丈人的蛮不讲理之人了。 /p银连只有咬着牙答应下来。

/p没想到,开了年亚澜这个先例之后,其余人纷纷效仿,温言软语,以退为进,想方设法地让她答应生孩子。 /p七年之后。

/p银连留下最后一个灰发灰眸的男孩,看着自家又毁坏的一座院子,终于下定决心。

/p当毁和残凤“切磋”完后,回到神殿,发现已经没了银连的踪迹。

/p人间蒸发?/p而此时的银连,已经划破空间跑到了下界,一个人无轻松的乔庄成男人,跑到人间,打算暂时躲起来。 /p可以想象,要是再呆在天,恐怕每天都要腰酸腿疼走不动路,而更可怕的是,某人很乐衷于抱着她走。 /p还是一个人在人间游山玩水的自在……/p银连这么过了几天平静的日子,适应起了人间的生活,突然在某一天,打开电视,发现金点的面孔竟然出现在了电视的娱乐节目。 /p哟,被打成重伤,原来跑到了人间休养生息?看样子变成了演员,过得挺快活的?/p银连嘴角扯了一下,正准备关电视,忽然镜头一转,转向了大红色沙发自斟自饮的黑发俊美男人。 /p毁?他怎么来人间了!/p银连吓得手抖了一下,关了电视,也没心情出门,窝在家里。 /p第二天,没动静。 /p第三天,银连忍不住的打开了手机,忽然一条新闻头条弹开,面写着“当红小花金点被爆踩人位,深夜进入金主房间,点击查看详情……”,所配的一张小图,赫然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p银连忍了一下,最后还是抑制不住心的好,点了开来。 /p这绝对是金点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p她慢慢的向下滑动信息,最后看到了一个男人的侧脸。 /p毁,和金点一起在节目的毁,朝着她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

/p银连登时有了离开人间的冲动。 /p当然,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

她刚一打开卧室的门,看到毁漫不经心的斜靠在她家的沙发,向她勾了勾指头:“乖,过来。 ”/p银连本心虚,离开这么久,一声招呼也没打,本以为他会生气,现在她却捉摸不透他怎么想的。 /p她索性绕开话题:“你怎么找到我的?”/p“我猜到你肯定不会去幽冥,要躲,会来人间,毕竟这里的禁制最强,普通修炼者无法动用实力。

”毁轻笑一声,“刚来人间,察觉到有人违背禁制,偷偷使用玄气,顺着气息找到了金点。 ”/p他和她身为真正的神明,是不受这些限制的,所以只要他想,能随心所欲。 /p“你动静别闹太大。 ”银连并不在意这个问题,他被金点摆过一道,虽然其是她故意引诱,但他肯定是不会放过她了,以他的手段,金点下场绝对很惨。 /p“银儿在这,我自然不会动人间。

只是,逃了这么久,欠我的,是时候还了。

”/p毁俊美的容颜划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深邃幽暗的金眸缓缓眯起,一把将她带到了沙发,俯身欺压而下。

/p“喂……”/p接下来的话语,尽数被他吞没。 /p(全完)/p推荐新《魔皇毒妃:腹黑大小姐》,一以贯之的女强风格喜欢抹茶的话,不要错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