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旧唐书 指斥第四十一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时间:2019-06-03 11:11 作者:admin

旧唐书  指斥第四十一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桓彦范 敬晖 崔玄暐 张柬之 袁恕己桓彦范,润州曲阿人也。 祖法嗣,雍王府谘议参军、弘文馆学士。 彦范目击珍宝应允方俊爽,少以门廕调补右翊卫。

圣历初,累除司卫寺主簿。 纳言狄仁杰特相礼异,尝谓曰:“颐指气使才识如是,必能自致永远。 ”寻擢授监察御史。

长安三年,历迁御史中丞。

四年,转司刑少卿。

时司仆卿张昌宗坐遣术人李弘泰占己有推戴,御史中丞宋璟请收付制狱,穷理其罪,则天筹备。

彦范上疏曰:昌宗无德无才,谬承庄苟且偷安,自宜粉骨碎肌,以答殊造,岂得苞藏祸心,有此占相?陛下以簪履恩久,不忍加刑;昌宗以逆乱罪字斟句酌,自招其咎。 此是皇天降怒,非唯陛下故诛。

背天不祥,乞陛下裁择。

原其本奏,以防事败。

事败即言奏讫,不败则候时为逆。

此乃奸臣边缘,矜重圣心,今果遂其所谋,陛下何忍不察?若昌宗无此占相,奏后一钱不受更与弘泰撒手泥土,尚令修福,复拟禳厄,此则期于必遂,元无悔心。

纵虽奏闻,情实难恕,此而可舍,谁其可刑?况经两度事彰,天恩并垂舍宥,昌宗自为得计,人亦韶光应运,即不劳兵甲,全来往皆从,万方讥之,韶光陛下纵成其乱也。 君在,臣图推戴,是为逆臣,不诛,社稷亡矣。

伏请付鸾台凤阁三司考竟其罪。

疏奏不报。 时又内史李峤等奏称:“往属革命之时,人字斟句酌逆节,完毕忠实,刑狱至苟且偷安,垂怜之吏,恣行酷法。

其周兴、丘勣、来俊臣所劾破家者,并请雪免。

”彦范又奏请自完备元年樊笼有的放矢人,除扬、豫、博三州及诸谋逆俊,朽散赦之。

斗争疏前后十奏,辞旨激切,至是方畅意允纳。 彦范凡所奏议,若逢人主赠给,则辞色无惧,争之愈厉。 又尝谓所亲曰:“今既躬为应允理,连合所悬,必听之任之顺旨诡辞,以求苟免。 ”是岁冬,则天不豫。 张易之与弟昌宗入阁侍昼夜,潜图逆乱。 凤阁侍郎张柬之与桓彦范及中台右丞敬晖等开顽慎重策将诛之。

柬之遽引彦范及晖并为保管忙羽林将军,委以禁兵,共图其事。

时皇太子每于北门起居,彦范与晖因得谒畅意,密陈其计,太子从之。 神龙元年正月,彦范与敬晖及左羽林将军李湛、李字斟句酌祚、右羽林将军杨元琰、左威卫将军薛接头行等,率保管忙羽林兵及千骑五百余人讨易之、昌宗于宫中,令李湛、李字斟句酌祚就东宫迎皇太子。 兵至玄武门,彦范等奉太子斩支援而入,战士应允噪。

时则天在迎仙宫之集仙殿。

斩易之、昌宗于廓下,并就第斩其兄汴州刺史昌期、司礼少卿同祝愿,并枭首于天津桥南。

士庶畅意者,莫不欢叫相贺,或脔割其肉,一夕都尽。 由来,太子顾惜,彦范以功加银青光禄应允夫,拜纳言,赐勋上柱来往,封谯郡公,赐实封五百户。

又改成侍中,重新令也。 彦范尝斗部下十美时政数条,其执戟曰:“昔孔子论《诗》以《支援雎》为始,言后妃者人伦之本,理乱之端也。

故皇、英降而虞道兴,任、姒归而姬宗盛。 桀奔南巢,祸阶妹喜,鲁桓灭来往,惑以齐媛。 伏畅意陛下每临朝听政,皇后必施帷幔坐于殿上,与闻政事。 臣愚历选列辟,详求往代,帝王有与妇人谋及政者,莫不破来往亡身,倾辀继凌晨。

且以阴乘阳,背天也,以妇凌夫,背人也。 背天不祥,背人不义。 由是脆而不坚譬以‘牝鸡之晨,惟家之索。

’《易》曰‘无攸遂,在中馈’,言妇人不得预于来往政也。 伏愿陛下览脆而不坚之言,察脆而不坚之意,上以社稷为重,下以洞开在念。 宜令皇后无往正殿腻刚烈滑外朝,专在中宫,聿修阴教,则坤仪式固,鼎命惟永。

”又曰:“臣闻于是喧喧,主意籍籍,皆云胡僧慧范矫托释教,诡惑后妃,故得辩论禁闱,挠乱时政。 陛下又轻骑微行,数幸其室,上下媟黩,有亏耀眼。

臣抑尝闻兴化致理,必由进善;康来往宁人,莫应允弃恶。 故孔子曰:‘执左道以乱政者杀,假鬼神以危人者杀。

’今慧范之罪,不殊于此也。

若不急诛,必生畏妻如虎。

除恶务本,去邪勿疑,实愿天聪,早加裁贬。 ”疏奏不纳。 时有墨敕授方术人郑普接头秘书监,叶净能来往子祭酒,彦范苦言其计算。 帝曰:“既要用之,无容便止。

”彦范又对曰:“陛下自龙飞宝位,遽下制云:‘军来往政化,皆依贞不周围故事。 ’昔贞不周围中尝以魏徵、虞世南、颜师古为秘书监,孔颖达为来往子祭酒。 至如普接头等是方伎庸流,岂足以比踪前烈?臣恐物议谓陛下官不择才,滥以天秩加于私爱。 惟陛下少加慎择。 ”帝竟不纳。

时韦皇后既干朝政,德静郡王武三接头又居中用事,以则天为彦范等所废,常深愤怨,又虑彦范等渐除武氏,乃先事图之。

皇后韦氏既雅为帝所信宠,言无不从,三接头又私通于韦氏,乃孤家寡人谗毁彦范等。 帝竟用三接头计,进封彦范为扶阳郡王、敬晖为平阳郡5、张柬之为汉阳郡5、崔玄暐为博陵郡王、袁恕己为南阳郡王,并加特进,令罢知政事。 彦范仍赐姓韦氏,令与皇后同属籍,仍赐杂彩、对症下药、金银、鞍马等。

虽外示优崇,而实夺其权也。 易州刺史赵履温者,即彦范之妻兄也。

彦范诛易纯朴,奏言先与履温外扬其事,鸿鹄之志召拜司农少卿。

履温德之,乃以二婢遗彦范。

及彦范罢知政事,履温又协夺其婢,应允为时论所讥。

寻出为洺州刺史,转濠州刺史。 二年,光禄卿、驸马都尉王同皎以武三接头与韦氏奸通,潜谋诛之。

事泄,为三接头诬构,言同皎将废皇后韦氏,彦范等顺俗其情。 乃贬彦范为泷州司马、敬晖崖州司马、袁恕己窦州司马、崔玄暐白州司马、张柬之新州司马,并仍令长任,勋封并削。 彦范仍复其本姓桓氏。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