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大多数人都输给了这个字——等

时间:2019-07-10 18:35 作者:admin

大多数人都输给了这个字——等

大多数人都输给了这个字等  文/  我把我的青春等丢了,我以为青春可以持续好些年,没想到它其实是条抛物线,我还没来的急充分感受峰值的美好,便滑落到了三十岁的边缘。 二十岁时,我觉得自己有无数的想法,一个个牛逼的不行,任意一个做出来都能惊天动地人人佩服。

但越长大越不爱说了,因为我,只要说出来有多容易,做起来就有多艰难。

前几天,家里一哥们给我打电话抱怨道:受够了老板臭脾气,不想干了。

这么多年也摸清了公司的套路,想自己干个小店。   我说:如果你想清楚了那就行动吧。   他又说:可是我都三十一岁了,家里还有两个!万一遇上什么事,我可没法像年轻人那样能折腾呀!等两个再稍大点再说吧,我再想想。   人们在遇到需付出代价的目标时,为什么往往最先拿起的武器是借口而不是勇气。

  其实,我是相信大多数人年轻时是想折腾出点事情的,但最终多数还是了安逸。

  太多人习惯了等待。 阴凉的树荫下休息了太久,以至于忘了为什么出发。

  01  以前经常会有这样的想法,等我把某项技能练的够牛逼了再杀出江湖。

却发现这种想法其实是个包裹着糖壳的骗局,我被这个善意的抚慰蒙蔽了。 当我在等、等、等中,那个期望状态并未到来,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失去前进的动力。 近来公司在开发一个新产品,领导的解决问题的思维让我感触良多。 公司战略需要做一个APP,用于为用户提供线上学习预防疾病知识的服务。

App需要把各大医院的名医的讲座的音频内容放到App内供用户学习。 可是在此之前团队从没做过,一没经验,二不专业,更别提光音频就几十条,还要把它一一裁切为不等的小片段,开发人员犯了愁。   可总监想了想说没关系,我们可以让全公司全员协助。 于是总监邀CEO旁听召开了一个小会议。 总监在表明会议的目的后,把全部的音频列表呈现在PPT上,说公司员工可以自由结组,2-3人可结一组,按照PPT上的音频裁切步骤,负责一个课程音频的裁切。 完成的员工都有奖励,奖励是裁切完成的音频课程在未来的三个月内所有收入归小组所有,收入可以平分。 就这样,几十条音频瞬间被分完。

有行动力的人永远不是的等待机会行动,而是想明白后就立刻行动,即便会遇到困难,即便结果可能会不完美,但那又怎样,总比在原地站着要好。 若一味地站在原地脑补前行路上的细节,想的太多,也许真的就迈不开步了,因为你想到的多是面对这件事遇到的困难,更何况我们永远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02  二十岁时总觉得四十岁很遥远,可一转眼就活到了两者中间。 跌跌撞撞中也算是弄清楚一点,为什么有些人的到了二十几岁时就戛然而止,很多人年轻时想减肥,想读书,想旅行,想做的事情最终未能实现抑或失去坚持,日积月累就有了爆发点,让你在一个瞬间觉得原来我什么都不行。 自此失去对中年的美好动力看看我们身边颓唐的中年人,有些人堪称失望的总和,哪有成为二十岁期待成为那样子?!不过是因为站在屋檐下等了太久,岁月的风霜,模糊了未来的样子。   在台湾有个22k的说法。

22K是指刚踏入社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可以拿到的薪水。

台湾年轻人觉得这个工资很少。

然而重点并不在此,22K还有另外一个更深层含义你的人生,还剩几天?。

按照人的平均生存年龄计算,女性为82岁,男性76岁。 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约为22岁,那在毕业后的人生还剩约60年,等于21900天。 再算上闰年,每四年加一天,60年可以多加15天,21900+15还是不到22k。 往后每过一天,就要从这一张A4纸可以铺满的格子上划掉一天。 如果你怕22K的工资少,其实这个22K才更可怕。

算一算自己的人生,还剩几天。

而下一个十年,你会在哪里?  03  视频看完然我静默了好久,时间总是悄然间从身旁掠过,等不得我们日复日,年复年的犹豫。

我总觉得如果一只鸟不想被困在笼子里,和它羽翼上是否少了那几根毛而显得不够光鲜没有多大关系。

村上春树说:有些人的心,是世界上最令人绝望的牢狱。 那是他们囚禁自我的牢狱,并非被人凭借暴力关进去,是自己走进去的,从里边锁上牢门,亲手把钥匙扔到铁栏外的。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被幽囚在狱里。   当然,任何时候他只要下了决心,就可以走出来。

因为牢狱原本在他自己的心里。 然而他不肯,却让自己的心,变得磐石般坚硬。

这就是有些人,人生不如意的真相。   他幽囚了自己。   也许你会怕迟,怕晚,怕失望或失去。

亦或你会说:  我都二十八岁了,都成老姑娘了,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  我都有孩子了不能再瞎折腾了,这个工作先凑合干着吧  恨死我的工作了,哎熬着吧,好歹是个饭碗,三十多改行风险太大了吧!  我一直想写作,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搞创作的都是少年成才,哪听说过我这把年纪执笔的?  我内心一直有对自由的渴望,想做一个自由人,自由的写作,亦或自由的画画。 我也曾后悔为什么当年没有把爱文字、爱画画的习惯保持下来,现在开始是不是太迟了。

  可当我有一天在先逛书店时,随手翻了一本书上面这样写道:  严歌苓父母离异。

她30岁才开始学英文,只身一人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读写作。

  所以现在,你说太迟了!  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