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胡辛束:“今年我不想回家过年了”

时间:2019-06-29 15:24 作者:admin

胡辛束:“今年我不想回家过年了”

听了这么多刺耳的话我还得满面堆笑地感激他们的关爱,不然就会被当成是不懂事。 除了这些亲戚的闲言碎语,其实最怕的还是面对父母失望的目光,以及每次临走时的那句来自灵魂的拷问:在外面过得也不咋地,要不考虑考虑回家发展?我都奔三的人了还没车没房没啥存款,说起来确实不是个事儿。 可好不容易出来了,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吧。 就这么空着手回去,多丢人。

小的时候,过年在我眼里是由崭新的衣服鞋帽,放不完的炮仗,不重样的佳肴,收到手软的压岁钱组成的。 回到家,亲戚朋友都会围过来哄着,全家欢天喜地一同迎接新年。 现在却不一样了,成年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每个人有都有自己操心的事。 曾经自己是被取悦的那个人,现在换做要去取悦别人,于是我们渐渐地从喜欢过年变成害怕过年。 恐闲话、恐花钱、恐催婚、恐老同学……过年像是一个年终总结的结点,逼着你硬着头皮面对那些平时不愿意正视,甚至想逃避的糟心事。 在大城市的女性,焦虑的状态是日常,尤其一到年底,焦虑来得格外汹涌。

有的人太过于在乎外界的看法和反应,没办法诚实的面对自己。 有的人对流失岁月和当下的际遇感到无力,渐渐开始妥协一成不变如温水煮青蛙的生活。

就算是那些看起来再光鲜的人,也有自己的焦虑时刻。

作为一个正在的当代女性,别人看起来我每天好像都挺乐呵的,但不瞒你说,我也是在种种焦虑里摸爬滚打。 白天忙的焦头烂额,夜晚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的时候会时常陷入焦虑,但转念也会告诉自己:这是在向上攀爬的时期,你的一切努力都不会白费。 越焦虑应该越努力,而不是只会下意识的选择逃避,或是在舒适圈里裹足不前。

前几天我有幸参与到了洋葱OMALL短视频的拍摄。

视频里讲了我几位朋友的,她们也曾陷入焦虑的泥团,自从当上洋葱店主后意外地收获到颇多友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