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当代文学 > 现代文学 > 正文

雷霆之主冷非,靖波小说

时间:2019-05-15 14:18 作者:admin

雷霆之主男女主角是冷非,靖波的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内劲心法摧残身体,他体质先天孱弱,范长发无论如何不传给他。

...冷非与张天鹏拿着扫帚,从他们门口开始,从西往东,慢慢来到富丽堂皇的外府门前。

两只白玉石狮比他们都高,莹莹光华流转,在俯视着两人,两个护卫玩味的打量着他们。

张天鹏停下来,扶着扫帚呵呵笑道:“两位大哥辛苦啦。

”“你们也辛苦。

”一个魁梧青年笑道:“好好扫,别偷懒,咱们当初都是这么过来的,也干过这个!”“真的?那两位大哥干了多久?”张天鹏精神一振。

“六个月!”另一个削瘦青年道。

“唉——!”张天鹏拄着扫帚,仰天叹气。 冷非一言不发,埋头扫着青石地面,不放过每一个石头缝,将张天鹏糊弄过的地方重新扫干净。 “好好干吧,总管最恨偷懒之人。

”削瘦青年道:“被瞧见了,至少要扫一年!”“唉……”张天鹏唉声叹气的挥舞起扫帚,虎虎生风,恨不得一口气扫完。 两人离开大门继续往东,冷非道:“想不扫街,就狠点儿扫,唉声叹气有何用!”“冷兄弟说得是!”张天鹏精神一振,恨恨道:“我一定要当上总管,到时候,想让谁扫大街就让谁扫,还不准他说一句抱怨话!”冷非埋头不语。 “冷兄弟你呢?有什么理想?”张天鹏问。 冷非道:“一样,让别人扫地。 ”张天鹏兴奋道:“咱们兄弟二人一个当内总管,一个当外总管,一内一外联手,地位固若金汤!”冷非点点头。 两人扫完明扬街,待要往回继续扫,刑飞匆匆过来。

“天鹏,小冷,你们两个先放放手上的活。

”张天鹏忙迎上前:“刑大哥,有何吩咐?”刑飞道:“夫人的一支银钗丢了,应该落在进山踏春的路上,你们去找回来,……这是总管的吩咐!”“山里?”张天鹏叫道。

“要不是山里,还用你们找?……别担心,除了你们两个,再加上四个游卫。

”刑飞笑眯眯的道:“你们六人分成三路。 ”“刑大哥,咱们这么找,怎么找得到啊……”张天鹏为难的道。

刑飞道:“慢慢找,总能找到的!”“……是。 ”张天鹏无奈的叹口气。 形势比人强,既然高总管吩咐下来,他们这些游卫只能遵从,违命或者自作主张只有一个下场——走人。 他与冷非对视一眼,双眼炯炯,向上攀爬的心思更浓烈。

说话中,四个青年从远处一路小跑到近前,抱拳要致歉。 刑飞一摆手道:“你们六个去吧,沿着夫人踏春的路线找,给你们六天,找不到夫人银钗,你们也甭回来了!”“是!”众人咬着牙抱拳,皆作凛然状。 待刑飞转身进了大门,一个魁梧墩实青年摇头叹气:“真要掉在山里,咱们一定能找着,就怕没掉在那儿,就是掘地三尺也没用啊!”“娘的,谁让咱们是游卫呢!”“万一真掉在山上,却被旁人捡了去!”“纯粹是看运气!”“官大一级压死人呐!”众人牢骚满腹,怨气冲天。 张天鹏看冷非一言不发,低声道:“冷兄弟,不妙啊!”冷非道:“走吧!”“对对,快走!”张天鹏忙点头,吆喝一声:“说不定耽搁这会儿,银钗被捡走了呢,快走快走!”其余四人一惊,忙脚下加劲,匆匆往南城门跑去。

冷非很快气喘吁吁,现出了孱弱体质的弱点。 他从小到大也勤奋锻炼,跟姐夫范长发学了一些武功招数,但没学内劲心法。

内劲心法摧残身体,他体质先天孱弱,范长发无论如何不传给他。 天下间,内劲心法秘而不传,他想学只能进逍遥堂,或者拜入别的师门。

逍遥堂乃青玉城内最顶尖的四大帮之一,每年都要开堂收录一些身家清白的高资质子弟。 他资质太差,不管是去别处拜师,还是报名进逍遥堂,都没人收留,注定成为一介平庸百姓,蝼蚁般的存在,登云楼是他唯一的捷径。 看他跑出一段路便气喘吁吁,其余四人投来异样目光。

他们不是高手,但都身体强健,耐力与力量十足。

张天鹏拉住他胳膊,扯着他跑。

冷非舒一口气,这样省太多力气,总算勉强跟上。

他拍拍张天鹏的肩膀表示感谢,张天鹏不在意的笑笑。 这些眼皮子浅的家伙,冷非纵使耐力差,身体弱,可收拾他们易如反掌!出了青玉城的南门,六人沿着官道走出两里,然后往左拐进一条小径,通往旁边的凤鸣山。 夫人踏春便是进的凤鸣山,六人分成三路,两人搜山道,两人搜道左,最后两人搜道右,各自盯着自己的路线。

另外四人虽鄙视冷非却没为难他,态度反而温和友善。

分配好之后,他们一路往上搜索,一步一步慢慢走,不放过每一寸地方,宁肯慢一些也不能漏过,一旦有人下山则要好好问一问。 到了半山腰的一处悬崖时,太阳已然落山,天色昏暝,不适合找东西,只能明天再找。 “累死了,头晕眼花!”一个魁梧青年捶捶自己后腰,懒洋洋往山下走。

凤鸣山坡度平缓,树木不高不密,但奇峰突起,又峰回路转,所以适合踏春。 冷非扯了一下张天鹏。 张天鹏坐下来:“你们先走吧,我们歇歇再走!”“那慢慢歇着,咱们先回去吃东西!”四人笑眯眯说道。

他们知道冷非要歇一歇,身子骨这么弱还能进来当游卫,一定有门路,少惹为妙。 待他们都下山不见了踪影,张天鹏道:“怎么啦?”“咱们下去找找!”冷非一指山崖。

张天鹏眼睛一亮:“你是说……,银钗可能掉到崖下了?”冷非道:“山上想必是已经搜过的,咱们被派过来只是抱着万一的心思。 ”他断定已经有别的护卫搜过山路,没找到,于是让他们这些游卫仔细找找。

练过武的护卫眼力一定不差,没找到的话,那很可能没在这里,极可能落到崖下。

“好!好!”张天鹏竖起大拇指。

他一下明白了冷非的用心,两人要独吞这份功劳!六个人一起搜索,可他们都下山歇息,自己二人还在埋头找并且找到,高下立判,还不是大功一件?。